第2章 星际甜宠文女主的闺蜜(1 / 2)

恋爱脑[快穿] 为我撩人 1884 字 2个月前

002

“幼桑,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科诺斯他会拉你来……总之,我很抱歉,你能原谅我吗?”

毫不意外,许幼桑醒来只看见唐菀在病床边。

剧情里也是如此,她被拉来当木仓了,女主角唐菀又甜蜜又愧疚,甜蜜于男主心里只有她,不为更漂亮的闺蜜心软,愧疚于闺蜜受了无妄之灾,很是抱歉,对男主都发了一顿脾气。而男主嘴上向女主讨饶,但心底没当回事,再来一次,依旧会如此,毕竟在他心中,女主的命才最重要(这是绝大部分古早甜宠文男主的特性)。

所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来探望被他害得受伤的女配,而是在外面给这次绑架事件收尾,忙活了好几天才有空和女主来探望女配,顺便漫不经心地给句道歉。

“你知道他的家庭情况,你了解可能会出现这种情景,对么?”

“是。”唐菀并不意外许幼桑能猜中科诺斯的背景,因为科诺斯所在的星球并没有那么和平,不像她和许幼桑的星球,严厉打击一切会造成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在这个星球,星球主作风软弱,秩序混乱,而持木仓是合法的。于是因为资源竞争,权益纠纷,情感因素等各种原因,械斗便成了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的事,星球里的平民百姓家中都会备有武器。

在这样的星球,富豪并不是简单的富豪,这里不提供他们生存的土壤。

要想守住自己的财富站稳脚跟,必须足够凶狠。

而科诺斯的排场与一场绑架,便足以让人明白,他的身份背景不一般。

“我本来是想先和你说的,可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唐菀眼里有真情实感的愧疚,本来因为科诺斯的身份,他们的订婚礼便注定不可能邀请一般宾客。也就是说,生活在和平安静星球的唐菀的家人亲戚朋友最好都不能参加,这会给双方都带来麻烦。

而且唐菀其实并不敢向父母说明科诺斯的身份,很显然,以他们星球的世情,任何一个疼爱孩子的父母都不可能让女儿跟这样一个会被寻仇被绑架的人在一起,即便这个人身上带有部分跟他们同样血统,非常有钱还爱她。

即便是在星际时代(是的,这部古早甜宠文的设定是星际时代,原著作者写这本书时所在时代科技非常落后,手机都只有打电话发短信功能,再加上当时作者年纪并不大,家境也并非富裕,时代与见识限制作者想象力,故而在该小说的设定中,星际时代虽然有了飞船,防护罩,国家概念不存在,唯有星球概念之外,其他大体跟作者本人时代民俗风情差不多。而且在作者那个时代写出能视频通话的手机,在当时已经算是非常有远见了,是书粉津津乐道的一点。当然,这本书火爆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剧情足够甜宠吸引人),远嫁依旧是一件很多父母都不能接受的事情了,跟刀口舔血的人在一起,更是在父母底线上蹦跶。

唐菀不敢说,又不愿在自己的订婚仪式这样重要的场合,身边没有一个亲朋好友。

于是她便邀请了许幼桑。

许幼桑和她家世交,两人青梅竹马长大,有她见证,唐菀才觉得订婚礼能称得上一个圆满。

至于这里危险——事实上,和科诺斯在一起的小半年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危险,但都在危险苗头露出没多久就被科诺斯解决了,唐菀的感触并不是很深刻,也没有想到许幼桑一来就赶上了绑架,还被科诺斯扯来给她挡木仓。

想到这唐菀本该是甜蜜的,可她脑海却不合时宜浮现了科诺斯冲过来抱住中木仓倒下的许幼桑的画面。

这画面宛如一根刺,让她的甜蜜都染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慌乱。

也许,科诺斯只是爱屋及乌,才会接住许幼桑?毕竟他都亲手扯过许幼桑为她挡木仓了……

唐菀努力挂起无阴霾的笑,跟许幼桑说起科诺斯追她的那些事,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科诺斯对她的特别对她的爱,渐渐地,又撑起了唐菀的自信,也终于回过神,注意到自己刚醒来的闺蜜或许需要叫医生来检查一下。

“我很爱他,你会祝福我们的,对吗?”唐菀脚步一顿,在离开病房前忽然问道。

许幼桑微微笑,轻轻颔首,“嗯。”

“那你留下来参加我们的订婚礼吧?”

“不行,把她送回去。”

唐菀的邀请却在几天后被处理完事情回来的科诺斯驳回。

“她不适合留在这里,她该回到她该去的地方。”

“为什么?!你之前明明答应了,而且她也知道你的背景,并答应了要参加我们的订婚礼,你现在让我送她回去,我不答应!”

“菀菀,你别任性,她不适合这里,参加我们的订婚礼对她会有麻烦。你该知道,那一天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你什么意思科诺斯!”唐菀猛地打断科诺斯的话,“她不适合这里,我就适合这里吗?!当初是你非要把我带来这颗星球,非要把我绑在你身边的,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经受这些我不该经受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两人小吵了一架,最后依旧以男主向女主认错告终。

然而当天晚上,男主便一个人来到了许幼桑修养的病房。

这是男主家族里的庄园,庄园里有独栋的私人医院,因此病房装修得跟正常房子没什么区别,在里面可以洗澡洗衣服做饭吃饭。

许幼桑这些天就是待在这里养伤。

但她的养伤生活并不枯燥,女主不来看望她的时候,庄园里曾见过她的人,除了陪男主外出的,其余的基本都来探望过她,给她送花送水果送礼物,每一个嘴巴都很甜,无论男女。

科诺斯来的时候,便看到他那个沉迷医学,几乎不会从实验室出来,他高薪聘请的医生朋友一概不修边幅形象,穿了西装做了造型,戴上了金丝框眼睛,宛如一个正常的精英男士,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捧着书认真而虔诚地,用本地语朗读着向来被他视为狗屁的文学篇章,还在念到类似‘亲爱的’‘赞美你’‘女神’这样字眼时,语调越发昂扬,比那些文学院的才子还要情感充沛。

而那个漂亮得令人情难自控的女人,却是微笑着闲适而坐,眼眸微颌,玉指轻敲于床铺上,好似在为之伴奏和曲,又好似安静享受。

“你来这干嘛?”

科诺斯被推了一把,警惕与凶狠刚浮上眼眸,却在对上那双好奇探过来的视线而瞬间溃散。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