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星际甜宠文女主的闺蜜(1 / 1)

恋爱脑[快穿] 为我撩人 1313 字 2个月前

004

许幼桑的坦白令唐菀有丝愧疚,但更多的是欣喜,因为和原著中描写的女配因受伤和嫉恨而气质大损容颜大损不同,如今的许幼桑让唐菀潜意识里忌惮,不仅仅是忌惮她婚礼上会抢她风头,更深层次是她在忌惮许幼桑会抢走她的一切。

这是很负面的情绪,唐菀竭力在忽视它。

但看着自打许幼桑出现后,庄园里的注意力就被她抢夺而去,唐菀就很难维持住表面的云淡风轻。

要知道,在这之前,这个庄园关注的对象是她,因为她是科诺斯唯一爱的女人,在黑帝家族,爱是很稀缺的,更别说是掌控一方势力现任掌权人的爱。

唐菀这个轻而易举摘得掌权人宠爱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引来他人的关注?

可现在……

唐菀压下那些不适与不安,给出与原著剧情不一样的答案,“抱歉幼桑,科诺斯就是这个狗脾气,我行我素的,我的话有时候他都不肯听……既然如此,那你再养两三天伤,我就安排送你回去好么?”

许幼桑的伤口有些开裂,虽然不严重,但也确实是需要修养(这个星际时代的医院技术并没有多厉害)。

而这两天宾客会陆续到来,也确实忙,唐菀暂时抽不出空将许幼桑送走。

也就再多两三天,不会有什么的。

唐菀在心里安慰自己。

恋爱脑系统也不认为就两三天时间能改变什么,尽管男主的情感值变化让它很看不懂,但目前来看,男主确实是打算要将她送回去第一星的。

纠结了下,恋爱脑系统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万一你真的被送回第一星的话,就见不到男主,这可能会被判断是偏离剧情哦。”如果你真的不是原主,把女配的整个剧情偏离掉,招引来这方小天道很可能会有麻烦的!

许幼桑不语,望向了窗外,湖畔边的花树,开得可真美呀。

她的嘴角弯起了笑。

黑帝家族现任家主的订婚宴自然是隆重的,即便这次的订婚仪式只是邀请内部成员,但作为在这星球盘桓多年的家族,完全可以想象这是怎么样的庞然大物。

越是临近订婚仪式,庄园便越发热闹。

不过关系不甚亲近的自然是没有资格进入主庄园,也就是血缘关系较为亲近的旁支和极少部分长老级人物,才有资格踏入家主的庄园,不然只能在次庄园。

而进入主庄园这些人,自然也是身为庄园未来女主人唐菀该招待的对象。

唐菀初始见到他们还觉得新鲜,待一阵便觉得烦,她又被科诺斯宠坏了,对待这些人态度十分恣意,任性妄为,要是说她不好,当然就能给人甩脸子,要是用她听不懂的语言凑在一块冲着她指指点点,她会冲上去和她们正面杠,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才会给面子。

这副姿态把本来就很不是看得上她出身的人气坏了,但到底也拿唐菀没辙,反而得受了这气,因为她背后站着的是科诺斯。

有再多的气,也得憋在心里,最多私下嘀咕罢了。

说实话,唐菀还很享受这种“你看不惯我却干不掉我”的快乐。

但要说这段时间完全顺心顺意,那也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她身为女人的直觉,或者是订婚礼即将来临导致的敏感多疑,尽管她不乖闹事时科诺斯还是会像从来那样哄着她,向她妥协,可她却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她觉得科诺斯有时候很是心不在焉。

可当她指出来,科诺斯却会说并没有,只是最近事情太多而已。

唐菀实在看不出什么异样,也只能放下,告诉自己或许是她太多心。

这种时候其实唐菀很想有个闺蜜来谈心的,不管是这种敏感情绪

也好,还是那些有关旁支亲戚的八卦,和闺蜜分享会更好一点。

可许幼桑在病房那边,唐菀并不想打扰她,她马上就要离开,唐菀不愿意在这关头节外生枝。

这段时间来的宾客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座主人的庄园里还生活着另一个不属于他们家族的人,这当然不是单纯的仆人嘴严,在主庄园没有外人进入时,唐菀就无意间撞见过他们在讨论许幼桑,讨论她惊人的美貌,即便只有寥寥几句。

若说谁能做到将许幼桑的存在在外人面前抹除,也就只有这座庄园的主人科诺斯。

但这事却不是科诺斯主动去做的,是她在听到相关的议论后,对科诺斯说,“幼桑她还要回去第一星过她的正常生活,科诺斯,你让你那些属下收敛点,别给她带来麻烦!”

于是,许幼桑就在庄园里销声匿迹了。

唐菀自知自己恣意行为肯定得罪不少旁支亲戚,万一她去找许幼桑被人发现跟踪过来,那不是平生波澜吗?

于是唐菀也只好忍下这种倾诉的欲望。

很快,时间就来到了订婚仪式的前夕,许幼桑的伤已经养的差不多,提出了要在订婚前离开。

唐菀挽留了几句,便答应马上为她安排最新的飞船班次。

正好这时仆人过来找她,唐菀便和许幼桑告别,“我先去忙,晚点我送你去飞船站。”

唐菀脚步轻快匆匆离去。

许幼桑的行李已经收拾整齐,她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湖边那棵高大的花树,确实是,很美啊。

美好的事物总是令人心醉不是么?

恋爱脑系统莫名有些不安,它咬咬牙,到底是屈从于芯,“宿主,如果等会你离开庄园,女配剧情偏离被天道觉察异样的话,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我马上带你去下一个小世界!”

哪怕你不是原主,哪怕要损耗能量,我也要保护你!

小仙女yyds!!!

许幼桑不觉轻笑出声,“你真的,很可爱呀。”

只是好可惜,还没孕育出香甜的灵魂呢。

没有灵魂的爱意,太寡淡了呀。

“科诺斯,你确定要跟这种毫无身份的女人结婚?”

书房里,说话的男人拥有与男主一样祖母绿的瞳眸,不同的是,他的眼里没有一丝忧郁,唯有冷硬与锐利,宛若一柄饮过无数战血的大刀,威猛强势,无所畏惧。

在他面前,科诺斯的家主气质都显得有一分软弱。

事实上,科诺斯也确实很难对他硬气,因为眼前人不仅也冠上黑帝之姓,还是比他更名正言顺的家族继承人,黑帝家的长子,他的亲大哥黑帝奥兹。

他野心勃勃争强好胜,天生反骨从不屈服。

科诺斯还年幼时,就亲眼看过他跟威严不可侵犯的父亲互相厮杀搏斗,那是真木仓真刀地干,父子俩宛如生死仇敌,没一个手软,奥兹现在右脸颊擦着太阳穴的拇指粗的伤疤便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他扬言他要做开拓者而不是继承者,于是十来岁便脱离家族乘坐私船偷跑出去,将未来家族家主之位拱手让给了科诺斯。

即便如今的科诺斯已成长为体格不输眼前男人,权势也在他股掌之间,他也很难对他摆出上位者姿态。

故而科诺斯只能道,“大哥,她从前救过我的命,我不能放下她。”

如同绝大部分古早甜宠文都会有的狗血剧情,男主年幼时曾随母亲去过第一星,却意外遭遇绑架,九死一生逃出来,在力竭之时遇到年幼的女主,善良可爱的小女主自然会将他救下,两人因此结下缘分,为日后的相见相爱埋下伏笔。

这些年,男主对女主一直念念不忘,于是在他开始掌控权势后,遇到出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