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关心我(1 / 1)

但白宇华刚动了半步,就有人捂住他的口。

白宇华吓了一跳,扭动着身体就要挣脱对方。

可对方就一句话,便让他老实了:“别乱动!”

这声音……是英姿!

白宇华果真没有乱动,还很乖顺地和英姿走到一处灌木丛的后面。

英姿不由分说就要带走白宇华。

可白宇华摇摇头,说:“我不能走,会被误会的。”

“你留下来,就不会被误会了?你以为这火,是随随便便着起来的?”

白宇华瞳孔一缩,紧接着,听到身后有喊声传来:“糟了,白宇华趁乱跑掉了!哎呀,搞不好这火就是他自己放的!”

听了这话,白宇华觉得自己更不能呆下去。

英姿却紧紧拽住他的手,有些无奈地问:“你该不会傻乎乎地跑回去吧?某些家伙正准备往你身上泼脏水呢,你现在回去,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可是只要我行的端做得正,就不怕他们造谣。”

英姿都被气笑了,心想这家伙究竟是蠢还是天真啊,竟然还想和那些人讲道理,他们分分钟就能将他钉在耻辱柱上!

相比愤怒的英姿,白宇华的情绪依旧很稳定,还和英姿商量着:“让我回去吧,证据不足,他们也不能将我如何。”

英姿没有立刻松手,反而问:“他们为什么要囚禁你?”

“那天在拳馆,李叔找上我,要我加入他们组织。而我们聊天的时候,被王洋拍了照片,并发送给我的领导。现在领导对我有疑心,就将我管控起来。”

这理由……也太扯了。

英姿是急脾气,开始替白宇华打抱不平:“还真是捕风捉影啊,一张照片也能算证据!你们领导也是个糊涂蛋!”

“这不能怪他们,是我的出身不好,”

“他们在将你招进去的时候,就知道你什么来历,自然就应该接受你的过去。凭什么出了点风吹草动,就开始怀疑你?简直混账!”

英姿气得头顶冒火。

但她的愤怒,却让白宇华心生暖意,还淡淡地说了声:“谢谢你。”

“谢我干嘛?”

“谢谢你相信我啊。”

英姿翻了个白眼儿,毫不客气地说:“蠢货,如果你真想谢我,就应该跟我走!现在情况对你很不利,你留下来也是徒劳。你也别再说什么清者自清了,以你的本事,就算与李叔同流合污也不会让人抓住把柄,那些人会不清楚这一点?他们啊,就是典型的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但我留下来,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不管之后要不要继续留下来效力,我也不能让自己背负上罪名,像个丧家之犬一样生活。我过够那种日子了,我要堂堂正正地站在阳光下。”

白宇华的语气很平静,用词也很平淡。

但是他的话,却让英姿面色有所触动。

片刻后,她忍不住埋怨了句:“你啊,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受罪的是他们,被烟熏了半天,还要费力灭火。这自导自演的,蛮费体力呢。”

白宇华的脸上含着笑,但英姿却笑不出来,还冷冷地提醒白宇华:“那个叫王洋的,一直对你很有意见。估计这次的事,十有八九就是他干的。既然他对你有这么大的恶意,日后的动作就不会断。那你呢,就等着被算计?”

“小心点,不着他的道就是了。现在上面派来新的组长,王洋不敢太放肆的。”

英姿觉得白宇华太谨慎了,而她实在看不惯这种作风,就皱眉说:“想洗清身上的嫌疑,不是一定要靠他们的。”

英姿本来还想说,自己也可以帮忙。

但话到了嘴边,英姿觉得太矫情,又将话咽了回去。

白宇华其实能猜到英姿未说完的话,可他又担心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便没有继续想下去,反而问着英姿:“你就这么信任我啊,难道不担心我一气之下,真的加入李叔?”

对这点,英姿倒是很有信心,语气笃定地说:“你不会的,单从他们要伤害蒋宁一这一点,你就不可能与他们同流合污。”

英姿坚定的语气,让白宇华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转而目光深沉地看向她。

这眼神让英姿有点别扭,但这是不是就代表着,白宇华会改变主意,和她一起走了?

如此想着,英姿抬头看向白宇华,期待着他能点头应允。

然而……白宇华抱歉地看向英姿,说:“真的谢谢你,但我也是真的不能离开。”

真是的,说了半天,都白说了!

英姿心里火很大,脸上的表情也很冷。

可白宇华却觉得很暖心,因为他感受到了英姿的关心。

他很舍不得与英姿分开,但那边时有时无的说话声,让白宇华有些紧张。

白宇华轻轻握住英姿的肩膀,语气有些急促:“快离开这吧,领导这次派来的人,很有两笔刷子,应该很快就找过来。”

“我又不怕。”

“但是我不想你有事,英姿,你今天能来找我……我很开心。”

深深地看了眼英姿,白宇华随后狠着心,跛脚向着有说话声音的地方挪多过去。

白宇华现在很脆弱,英姿只要想,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按住。

可她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那边的白宇华走了几步,突然就趴在了地上,还故意喊了两声,引起别人的注意。

很快,有人发现了白宇华。

大家见白宇华受伤了,就七手八脚地将他抬了回去。

至于树丛后面的英姿,早就不见了踪影。

新任小组长是一位中年女性,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她看着白宇华浑身狼狈的模样,开口问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睡醒就发现房间里都是火。起火点好像在门外,烟雾太大,我只能跳窗逃生,跳下去的时候,还不小心弄伤了脚。”

王洋在旁边冷笑着反问:“我们在下面找你,怎么没找到啊?”

“据点起火,我本来也想帮忙的。但走了几步,脚就疼得不行。我担心自己坐在中间会挡着别人去救火,就挪到旁边的位置。”(未完待续)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