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光铸机械城(1 / 1)

幻想大业 如桃花来 1430 字 1个月前

宇宙纪元元年以新王艾萨蕾尔登基为标志,展开了漫长的统治,距今已有40亿年之久,期间艾萨蕾尔为宇宙制定新规:大灾变。

每隔一段时间,会将部分星球纳入灾变序列,若成功渡过灾变期则会引渡原居民注册为宇宙公民,若没能承受灾变的考验则焚毁星球,将所毁星球产生的余烬能量延续寿命。

在这等严酷的竞争环境下,宇宙生物为适应环境,变异速度大大加快越来越多的超越生灵出现,动辄间便可吞天噬地,即使星球也不过是这等生物的饭食。

万千种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在艾萨蕾尔的一手操纵下,宇宙慢慢衍化出体系与规则,种族们也拥有了自己的文明。

种族林立,为了更好的区分类别,三大根基因流传出来,这些根基因是源自个体源头的基因链码,不可更改,不可演化。

即使一个相同种族,根基因也可能不同,它是以个体为差异的标志基因。

它们分别是:幻,化,存。

拥有幻式基因树的生物基因序列极其不稳定,变异容易但随时可能发生变化,这些变化有好有坏,不可捉摸,变化的时间也各不相同。

而化式基因树则不同:变异之后可以保留基因不会发生改变,但相对来说比较排斥变异。

存式基因树则与上述两种基因截然相反:它完全排斥基因变异,生物个体极其稳定。但这类生物通常都有一项超能,是其他生物远远无法触及的。比如曾经开通混沌的始祖盘古就是存基因的代表。

于此看来,人类又是何以的盲目渺小,一丁点成就就沾沾自喜,妄图探索其他文明,殊不知大难即将来临。

在时间长河中的某一天,银河列航座星河级战舰不知所踪,疑似被人盗窃失踪。

银河议会对此大发雷霆,但时间比较凑巧,新一轮大灾变即将开始,议员只能暂时闲置寻找战舰的任务。

“银河议会正式宣判蓝星,x20星,k5星为大灾变执行序列的星球之一,通知各方主宰,以示警醒,时长十年”

蓝星,光铸机械城。

光铸机械城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也算是一座历史名城,即使坐落在山沟沟里交通也算方便,平时作为旅游景区,经济发展也很不错。里面也有很多手工艺人,传承着文化与欢乐。不时也有许多游客造访,为这座小城增添着活力。

而光铸铁匠铺是光铸机械城的老招牌,从建城伊始就一直开着门店,期间也从未关过,尤其是那铁匠铺的打铁匠南宫时,城里人都管他叫“南宫匠”。练得一手好本领,怎样的器械到他的手上都会变得精致有序。包括雕花这类考验技巧与耐心的技术也手到擒来,他的夙愿就是打造出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虽然这类武器已经不适应和平年代了,但不妨人家有这个梦想。由此机械城也一直流传着一首民谣“铁器南宫匠,开光又发亮。”象征着城里人对他的赞赏与认可。

大伙非常乐意把铁器交给南宫时打造,做成各种各样精致的工艺品,虽然南宫匠脾气很臭但技术可是实打实的,凭借转卖,其他人也能赚不少价钱。

南宫匠早些年从贫民窟里救回来了个小女孩,取名南宫莉亚,偶尔也给铁匠铺打打杂,但多数时间不见踪影,南宫时貌似也漠不关心,就像压根没这么个人。倒是不久之后有一对夫妇上门,托付给了南宫时一个孩子名叫陈启承,城里人对这个孩子印象很深刻,因为跟那小女孩完全相反,陈启承自托付给铁匠后从未离开过机械城,平常时时刻刻都能见到他在街上跑动的身影,很多老人甚至把陈启承视为亲孙子,很是疼爱。

令人奇怪的是,南宫时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把店铺关上,对外宣称是秘密打铁器,实则是用铁锤砸陈启承的身子,直到砸得陈启承奄奄一息才停下。

陈启承这小子也非常硬气,不但没留下心理创伤,还非常乐观的认为“他总比我死得早,到时候就是自己的天下了”,有一次被人不小心看到了这事,连忙拉上一伙人到铁匠铺向南宫时讨要说法。

但南宫匠那说一不二的态度让众人毫无办法“我南宫匠打铁打累了,偶尔放松下怎么了?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但这孩子,你们带不走!”说罢便把店铺关上了。如此决绝的语气与南宫时平时的脾气大相径庭,这次的他充满威严,如铁令般不可更改。

念在南宫匠也是这城里的“老人”做邻居这么多年了众人也不好下狠手,只能不光顾这光铸铁匠铺来表示抗议,平时陈启承出来也更加地照顾。从此,铁匠铺也是老久才开一次门,而且即使开也是派陈启承去外面买吃的用的。原本风光无限的铁匠铺从此变得冷冷清清。

南宫匠却丝毫不关注自己的生意,平常除了烧饭外,就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门里捣鼓东西,陈启承偷瞄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这天,光铸铁匠铺再次拉开了店门,厚重的卷帘门发出刺耳的尖叫,还顺带掀起了一大堆灰尘。

“咳咳。”陈启承不禁皱起了眉头,拿手驱散漂浮在口鼻附近的粉尘。

“启承,今天不用你出去采购物资,我出去就行,今天你的任务就是把这本书读完。”南宫时指了指桌上的一本字典般厚的书籍,下达了指示。

陈启承作难状:“有没有搞错啊,这么厚怎么可能一口气读完,你都读了这么久了不也才读一半么。”

说完陈启承就拿手护住自己,因为平常自己要是敢忤逆南宫时的话指定挨揍,但今天南宫时却出乎意料的平和:“那你抓紧,能读多少是多少,今天看了之后不许拿走,放在桌子上,听到了吗?”

陈启承放松了下来:“知道了对了,那女人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南宫时静默了一会之后答道:“快了。你们两人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对方。虽然你们接触的不多,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互相照看,毕竟她怎么说也是你的未婚妻。”

是的,就在陈启承被收养后,南宫匠就宣布南宫莉亚和陈启承到了年纪就去结婚,尽管遭来了两人竭力反对。

说罢,便一声不响地离开了,身上什么都没带,孜然一身。

哎,今天真是奇了怪了,这老头咋跟变了个人似的,一时间不揍我,搞得我都不习惯了。这几年的捶打倒是让陈启承皮糙肉厚,最近几次自己都敢挑衅南宫匠说他是不是饭没吃够啊,气的他山羊胡子都立起来了。

但说句实话,这锤子锤到身上真的没那么疼,只是会让自己精神非常的痛苦和疲惫。自己没少问过这问题,都被南宫时巧妙地避开了。

还有自己那个所谓的未婚妻南宫莉亚,冰山一座,平常话很少,对陈启承也是爱答不理,做什么事情都神神秘秘的。就连自己被锤也没有劝阻的意思,这种女人那能要么。

这老头今天倒是换了兴致,肯自己动动老寒腿去采购物资。难不成老了想找个婆娘?陈启承暗暗想到。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是该找个老伴陪陪,也好分散下注意力,不至于没事就揍自己,

还有这书

陈启承小心翼翼的走到桌旁,上下打量着。不会是什么整我的新花招吧,这书老头子平常可是当作心肝宝贝护着,不让别人碰一下,今天怎么肯让自己读。有诈,指定有诈。

虽然是疑惑,但是耐不住好奇心,陈启承还是打算看看这书到底写了什么能让大名鼎鼎的南宫匠这么着迷。

这本书的封面是用牛皮纸做的,整体呈现暗色调,四周镶着金边,并无书名和作者。就是属于那种一眼就没兴趣看下去的读目。

但由于好奇心的驱使,陈启承还是决定看下去,他上桌坐下,抱着本大书读了起来

“宇宙历法公元,艾萨蕾尔”下面绘制了一副双方对峙的画面,其中一位人类面目,另一位倒是有点四不像,在地球上并未见过的生物,后面还长着六只翅膀,一左一右势均力敌,光是看着就有极大的压迫感。而在这俩人的下方绘制着密密麻麻的生物群,在为上方两位呐喊助威。

倒有些群落大战的味道在里面,陈启承看的津津有味,但不知怎地脑袋越来越昏沉。

没看一会,陈启承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