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1 / 1)

幻想大业 如桃花来 1346 字 1个月前

闻着久违的新鲜空气,陈启承要不是怕引起注意真想开怀大笑,宣告全世界自己要出城了。总算跑出这间困住自己多年的笼子了,这就是自由的感觉啊,真好。

陈启承张开双臂拥抱着外面的世界,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这片刻间的美好。

他现在手上有四件从铁匠铺带出来的东西,分别是:药剂,邀请函,书本,锤子。能带的尽量都带上了,就是还缺一点盘缠和食物,以备路上不时之需。但事来匆忙,没落下什么重要的物品就好。而且自己迟早还要回来一趟,搞清楚这个小灵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灵自称是银河系最强的人工智能,这句话里隐藏的信息可就太多了。银河系据现在人类的文明来说应该只有地球上具有生命体,银河系最强是否就说明其他星球上也潜藏着其他的生命体?这些目前陈启承都不得而知。

而且假使小灵说的是真话,这么先进的人工智能为何会出现在如此平凡的铁匠铺。这下南宫匠的身份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这几瓶药剂

德古拉伯爵听上去对这东西很重视,突然间一连串的迷雾在陈启承脑中形成,感觉这些信息都在指往一个确定的方向,但又具体说不出来是什么。

走一步看一步吧,陈启承暗暗想道。

再见了,南宫莉亚,铁匠铺,再见了,光铸机械城,和大白大黄等我再次回来,我肯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吧。

说曹操曹操到。

“汪汪汪!”

“汪汪汪!”

一阵高昂的狗叫响起,是大白和大黄。

这两只狗是纯种的农家田园犬,平常陈启承采购食物回来的时候经常投喂,他觉得它们也像自己一样孤独,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两只狗对陈启承非常热情,经常喜欢黏在陈启承身旁。

大白和大黄见到陈启承很是激动,在脚边四处蹦跶,同时还兴奋地摇着尾巴。

陈启承对这两个小家伙也很喜欢,马上蹲下抚摸它们。

“嘘~”陈启承用手指比“1”状放在嘴上示意两个小家伙安静,他用手抚摸狗头:“你们别跟着我,我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的,不想被别人发现,虽然很不舍得你们,但是我要走啦,以后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到时候给你们筑个温暖的狗窝住。”

“去,去。”陈启承用手把两个狗子赶走。

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带两只狗子肯定很不方便,自己虽然很想它们,但也不能带上。

而它们也仿佛有灵性般,知道陈启承要走了,连忙用嘴咬住陈启承的裤腿,跟狗皮膏药一样,陈启承走到哪跟到哪,同时嘴里还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最后见陈启承去意已决,丝毫没有留恋的意思,大黄和大白也终于松开了嘴,一步三回头,眼神中尽是不舍。

“汪汪。”叫的很小声。

陈启承甩了甩头,将脑海中那些多愁善感的情绪移除,继续向城门口走去。

但是,在走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办。就是到平常照顾他的酒馆姐姐那里说再见。对陈启承来讲,酒馆姐姐人美心善,平常出来经常给自己好吃好喝的,还帮自己擦药,尽管受伤不重但还是被她悉心照顾,温暖自在心中,所以陈启承对这位知心姐姐抱有极大好感。

长青酒馆,就是酒馆姐姐平常工作的地方。

呼,装饰还是一点没变啊。

步入酒馆,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竹编座椅。这是农家乐的风格,一个个酒坛子摆在橱柜上,墙壁上还大大挂了一个“酒”字。现在是傍晚,酒馆很是热闹,大家都在热火朝天的有说有笑,交谈着自己平日里了解到的风流趣事。

陈启承一眼就望到了在清理台面的酒馆姐姐,红色的波浪卷,一点朱唇,标准的鹅蛋脸,纵使穿着围裙也掩盖不住她的姿色。小小机械城能有这样的美人可真是不容易。

陈启承见状灵机一动,悄然挪步到她旁边。

拍拍左肩,移步右肩。等殷红枝向右看,陈启承又滑到左肩。只见殷红枝的脑袋一会往左转一会往右转,做着“摇头”的动作,滑稽的陈启承想笑。

“殷姐姐!”一声大叫,属实把人家给吓到了。

酒馆姐姐应激性的跳开,抹布都给惊的掉地上了,刚欲发怒,待看到来人后惊讶道:“小承?你怎么来了,好久没看到你了,总算出来了,我现在这边 客人比较多,你到那边先坐会吧,我待会来跟你好好唠唠嗑。”

殷红枝在看到陈启承来后明显高兴很多,动作也利索起来。

“红姐,麻烦再来瓶酒!”

“好嘞,我马上过来。”殷红枝应声道,“我们这里啊,生意越来越好了,许多外乡人特别喜欢机械城酿的酒。”殷红枝有一段时日没看到这个活泼的少年了,她能从陈启承身上看到无穷的活力与激情,每次与他相处,自己也会不由自主地被他感染,变得高兴。

陈启承点点头:“那索性好啊,我看别叫机械城了,直接改名叫酿酒乡算了。“

陈启承这话可不算奉承,长青酒馆酿造的酒确实有一手,醇厚浓香,让人喝的停不下来。

殷红枝嫣然一笑:“就你小嘴会说话。”

陈启承笑道:“对了殷姐,其实这次我来不是找你叙旧的,是来向你告别的。”

听到这话,殷红枝的身体明显停滞了一下:“啊?南宫匠放你离开了?”听到这话殷红枝第一反应是激动,这孩子童年过得一点儿也不快乐,别家小孩都是吃着冰棍,放着风筝,在街上嬉戏打闹。而陈启承的童年却截然相反,基本上整天都被关在一个狭小的地方还要受虐待。但转念一想,南宫匠怎么可能轻易放他离开。

“不是,这次他被事情缠住了估计暂时回不来,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我不想再过那种被囚禁的生活了。”陈启承摇摇头。

殷红枝听后,小嘴唇被牙齿咬的鲜红,像是在压抑自己心中涌动的情绪:“不管怎样,殷姐都支持你,这样,你跟我过来。”

嗯?殷姐不为我高兴吗?陈启承倒没察觉到殷红枝的异样。

殷红枝俯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些现金塞到陈启承手里:“这些东西你拿着,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这些年你的确受够了。哪有孩子童年这么被压抑的。”

说完,殷红枝擦擦手,怜惜的把陈启承抱住,用手抚着陈启承的头。

不过因为陈启承一米八的大高个,倒显得像殷红枝扑在陈启承怀里了。

殷红枝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百合花香,让陈启承疲惫的心灵逐渐放松了下来。

“红姐,你明明也就比我大两岁,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陈启承抬起头用手摸摸鼻子嬉笑道。

殷红枝笑着点点头:“也是,你都那么大了。都要结婚了。”

陈启承嬉笑道:“红姐不也是。不如再等我几年吧。”

殷红枝佯装生气,给了陈启承一个脑崩:“你这小子整天没个正形”

陈启承正色道:“殷姐,你这几年来已经照顾我这么多了,这钱我可不能再收。”说罢,正要将钱还回去,又迅速被推回来。

“你以为这钱是白收的么?我要你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做个开心的人,知道了么?”

陈启承也不矫情点点头收下了:“殷姐,我会来看你的。”这话是真诚的,因为他有不得不回来的理由,虽然自己对父母没什么好感,但还是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最有可能知道这件事的也莫过于南宫时了。

殷红枝打趣道:“回来干嘛?再被抓去吗?”

“我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怕他了。”陈启承一脸认真样逗得殷红枝花枝乱颤。

“红姐,酒还上不上了?哥几个不够喝了!”

“客人来催我了,你保重。”说完殷红枝去招待客人了。

陈启承摸了摸衣襟,只见衣襟上有一块全部湿透了:“奇怪,这里怎么沾水湿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