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逃亡(1 / 1)

幻想大业 如桃花来 1040 字 1个月前

“这这这,这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王小博惊慌的语无伦次,拿出手帕擦擦汗。再次眨眨眼确认自己没出现幻觉。这种体型的巨物平常不是只有电影中才会出现么,怎么可能真的存在现实。

“扇我一巴掌,这是梦对不对?”王小博整个身子都抖动起来,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啊。

陈启承看了也是直冒冷汗,害怕是有点但不多,毕竟自己怎么说也是恐怖片爱好者,没事的时候可以在铁匠铺看看电视。主要是被它的长相恶心到了,没想到虫子放大长得这么恶心。

车厢内一下子躁动了起来,到处是惊叫声。还有小孩子的哭声。

“宝宝不哭啊,说不定奥特曼会来救我们的。”一位母亲赶忙安慰自己的的孩子,尽管自己也害怕不止。毕竟光都是想象出来的,哪有什么奥特曼啊,只有等待警察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请大家不要惊慌,车窗上有安全锤,可以砸开窗户逃生。”司机明显是受过训练,即使在这种突然的情况下也依旧保持着冷静,疏散乘客离开。

“我已经通知警察了,他们会来处理这”司机话还没说完,身体就被一根巨大的毒刺穿透,霎时鲜血四溅,重重的倒在了血泊中。

“啊!”有乘客明显受了刺激,精神开始错乱,抱着头蹲在地上狂叫。

王小博也被吓得半死,差点给晕过去,他缓过神来,连忙开始寻找安全锤。

“安全锤,安全锤,玛德怎么找不到。”王小博咒骂起来,他现在很焦急,车前的这个怪物发出的蛛丝已经把前半个车全部包裹住了,就连那司机的尸体也被蛛丝席卷到蜘蛛口中。再不快点,自己迟早变成这怪物的“囊中之物”

王小博正欲提醒陈启承一起找锤子,却发现他早就没人影了。

人呢?王小博东看看四看看,压根就没发现陈启承的人影。

他把手放到玻璃上,空的。之前太紧张都没发现玻璃已经被砸开了。

这家伙早就砸窗溜了,自己这个蠢货。这小子跑的真机灵啊,王小博一拍脑袋连忙跳窗逃生。

都晚上九点多了,怎么还能遇上这档子事,不能让自己先好好睡一觉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陈启承摸不着头脑,眼前的事,有点超乎他的逻辑。他现在打算前往最近的商场避避风头,毕竟那里人比较多,了解信息,食物水都比较充足,警方也会优先保护,合作都很方便,远比待在家里要好。要是呆在家里谁来管你,政府都忙的很,要资源没资源的。

街上警笛声大作,甚至还有军队坦克前进。一群人对着车辆的相对方向逃跑,都在逃难,其中也有不少想法跟陈启承差不多的涌入商场。

其中一辆移动的坦克停了下来,坦克前站着一位军服笔挺的战士。

“邓利肯军士长。杨国风向您报道。”一个穿着军队制服的男人对着车门敬礼。

车门渐渐打开,一双皮鞋率先踏出车门,沉稳有力的脚步配上甩动的风衣,最显眼的是这个男人在抽着一根烟,显得异常冷静,他的左眼上还有一道3厘米长的刀疤。

“级别?”邓利肯呼出一口烟气淡淡的问道。

“暂且定义为野级。”杨国峰掷地有声地答道。

邓利肯听后点点头:“野级可以用科技武器解决,这片地方你们要负责好,优先保护官员和重点人员的安全,同时尽可能向群众提供支援。我要先去稳定中央城的安全,那里出现了鬼级生物形势非常严峻,我知道你们人手不够,尽量控制伤亡,同时把这座城封了,不要让这些变异兽四处流动,知道了么?”

“明白!长官。”

邓利肯点点头,又重新点了一支烟宣布道“继续前进。”

说罢,坦克继续转动轱辘前进。

奇怪,今天怎么看邓利肯军士长好像年轻了十岁,身手矫健了不少。杨国风暗暗想到。

陈启承一头冒进距离自己最近的百货大楼,思考了一下决定将锤子放进了厕所里,他现在身上有两把锤子,一把安全锤,一把是铁匠铺里来的,放一把在厕所里比较保险。万一被抢了还可以拿回来。

里面原本还在逛的人也意识到貌似发生了什么大事,纷纷停下来查看最新的新闻。

好在随后有守卫员把守在商场门口,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尽管商场被封锁了,只进不出,但好在生命安全得到了保障。

陈启承乘电梯爬到了最高层环顾下方,人数还是很多的,有的拖家带口,有的自己出来逛,估计自己出来的那一批要和自己家人分开好一会了。

“这位兄弟,你的项链很好看嘛。”

循声望去,是一位满头金发,面带微笑的男子。

陈启承挑挑眉:“敢问你是?”

“在下李飘财。”金发男子善意的伸出手。

“陈启承。”陈启承握手回应。

说到这项链,是原生父母给自己唯一的寄托物品,这几年陈启承一直戴在脖子上,从未放下来过。项链的外框是标准的流边菱形体,内嵌深紫雕花钻,看上去价值连城。

“你对我的项链感兴趣?”陈启承问道。

李飘财换了个舒服的站姿,也学着陈启承将身子靠在栏杆上:“小时候我妈带我去算过命,说带着这串项链的人就是我今生最大的贵人。”

陈启承不置可否的笑笑:“我这串?”

“外框菱形,内嵌宝石。我敢保证绝对是它。”

“没想到你相信算命。”

“让陈兄见笑了,我的确相信命数这种东西。还请陈兄万万不要误会,我不是个小偷,不会夺走你的东西。”

陈启承承认刚才确实这么想的,他理性以为对方是小偷,但直觉告诉自己对方是个值得自己结交的人。

“你是本地人吗?外面怎么会出现这种生物?”陈启承发问道。

李飘财撩了下头发:“此事一时半会讲不清楚,山雨欲来风满楼。陈兄,我们先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吧。什么事都等明天再说。”

陈启承说道:“我自己找地方睡。”

李飘财哈哈道:“陈兄好谨慎啊,行,那陈兄明早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