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的自由(1 / 1)

幻想大业 如桃花来 1666 字 1个月前

梁子从容不迫的向厕所走去,自己这边人多势众,按彪哥自己的话来说,这一片地盘都是他说了算,那么自己身为彪哥的头号小弟,间接来说不也是自己说了算?

更何况还有两位新人加入,自己小弟又多了两个,岂不是美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要实现了彪哥的计划,自己可就是宰相级别的人物了,哈哈哈!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享受一下人生的快乐,找几个妹子先爽爽再说,这段日子可把自己憋坏了。

现在警方都自身难保,天下大乱,压根不用担心法律的制裁,在这个商场,彪哥说的话就是法律!

看着梁子逐渐猥琐的笑容,陈启承看的有点恶心,不知道他脑中又在构想什么淫乱的场景。不过这不重要,因为他即将就会成为死人一个。因为那串项链对自己来说可是一种羁绊,陈启承本来朋友就很少,从小陪伴自己到大的项链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而梁子抢了自己的项链,就如同抢走了自己的亲人,陈启承心里早已默默判下了梁子的死刑,至于怎么死的也已经想好了,运筹帷幄才能决胜千里之外。

李飘财看着陈启承越来越凝重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陈兄,不需要担心,你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陈启承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太明显了,马上收起神色:”没事,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怎么知道会发生这件事的?“

李飘财神秘兮兮的说道:”昨天晚上我压根就没有睡觉,在逛商场的时候无意听到一群人在筹划这次事件。我还得知他们是维歌俱乐部的成员?“

“维歌俱乐部?”陈启承挑挑眉,引发了些许兴趣。

“是一群地痞流氓聚集起来的组织,说好听点是俱乐部,说难听点不过是黑社会罢了,并且维歌俱乐部作为这里的地头蛇,与警方也有很多不清不楚的关系,警方大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弄得这里是民不聊生。”李飘财回答道。

“我感觉他们好像提前知道了这次会发生异变,有巨型生物入侵这里。”陈启承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估计是警方提前透露了消息,不然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件事,陈兄我实话跟你讲吧,我在这里也生活了不少时日,这维歌俱乐部以前是纯纯的土匪,但现在可不简单,甚至警方都有能躲就躲的倾向。”李飘财煞有介事的说道。

“哎哎哎,你们两个窃窃私语的再说啥呢?我告诉你们来到这里都给我老实点,表现的好才有奖赏拿。”梁子嚷嚷道,打算打压一下这两个新人,以后也会听话些。、

李飘财笑道:“梁哥这么厉害,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们也想跟着您爽爽。”

这马匹可真的是拍到梁子心眼上了,瞬间心花怒放。

梁子听后大声笑道:“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俩聊啥呢。就这小事啊?没问题,包在你梁哥身上,带着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最漂亮的可是要献给老大的,我们可不能私吞。”

梁子虽然贪财好色,但该精明的地方也要精明,不然也做不了彪哥的心腹,老大肯定是要享受最好的,只有这样做,才能讨得老大欢心。

此时,梁子几人围堵在厕所前,他把手枪往裤裆里塞了塞,然后指示陈启承和李飘财:“你们两个,待会随我一起进去抓人,我们时间很宽裕,老大此举不过是想挑选一批有潜质的新人加入俱乐部,淘汰掉没能力的垃圾,我们这么做不过是测测这群女人有没有生存潜质,哈哈哈哈。”

这家伙还真会给自己找借口,陈启承内心鄙夷了一下。

“梁哥,我有点尿急,能不能先去上个厕所?”陈启承问道。

梁子不耐烦的回复:“奶奶的,懒人屎尿多,这边没人管你,直接尿!”

“那个,梁哥,我还是不太习惯。”陈启承故作不习惯,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找出藏在男厕所里的锤子。梁子之所以敢这么放松,一来是估计自己没什么反抗的好处,待着好处连连,说不定还要拍梁子马屁。二来是因为梁子身上有枪,陈启承李飘财身上的武器都上缴了。三来杀了自己还有彪哥,逃出去只会死的更快,怎么看都没必要杀自己。所以梁子才敢这么放松警惕。

“滚滚滚!那我和这位新人先挑妞了。”梁子埋汰道。

陈启承叹了一口气,移身进入男厕所,将藏在冲水盖里面的铁匠锤拿了出来。

陈启承上下掂了掂分量“嗯,还算顺手。”接着又挥舞的了几下确定没问题后把锤子放进了自己外套的内口袋。

“还好,还在这里。幸亏自己比较谨慎,什么事都留一手。”陈启承摸着自己怀里的铁锤,心里踏实了不少,随后转身往女厕走去。

走进女厕,约莫四个女性被梁子指着枪蹲在地上,其中有一位外貌较为突出,是偏可爱的那种类型,扎着个双马尾,皮肤白皙,就像瓷娃娃一般。

梁子看了看内心赞叹道这妞真正点,献给老大肯定能捞到不少好处。

梁子慢慢蹲下,俯身道那个可爱女生的面前:“抬起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生双腮鼓鼓的,看得出来很是气愤:“叫什么关你屁事?”

啪!

梁子毫不客气地甩了一巴掌,然后开始动手动脚。

但马上就迎来了女孩的剧烈反抗,女孩一口咬在梁子的手臂上,疼的梁子哇哇叫。

“小妞,要不是你长得好看得先给老大,我早就把你扒光了,赶紧滚到外面去。”梁子怒声咆哮,把女孩吓得怔住了。

旁边的女生一看自己的闺蜜被欺负了,连忙挡在她的面前:“湘儿,别怕,我来保护你。”

“林湘儿,名字倒是不错。”梁子刚才那个举动并非是想把林湘儿就地正法,而是在寻找她的身份证。

“林湘儿,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不过,刚才那个是你好朋友吧?既然这样,就让你的朋友好好伺候我吧。”梁子淫笑道

“不,你不能动我朋友。”林湘儿赶紧把手张开,挡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自己明明和好闺蜜逛商场逛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变成这副样子了,变得太快都让自己没缓过神来,这个世界怎么变成这样了。自己甚至都没弄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就被一群人拿着枪威胁。

“小妞,别特么不识相。”梁子被搞的有点不耐烦了,一把推开林湘儿,把她狠狠的撞到地上。

梁子直接把林湘儿闺蜜拎起来开始疯狂的撕扯衣服。

“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林湘儿急得都哭了,自己拿眼前这个禽兽毫无办法。

“湘儿,没事的。命重要。”林湘儿朋友仿佛任命般闭上了眼。

林湘儿紧咬牙关,用力一脚往梁子命根子上踢,却不料被梁子轻松拿捏住。林湘儿使劲挣脱也于事无补。

梁子被激怒了,本想讨个赏,现在把这女人杀人老大也不会知道,他现在愤怒超过了欲望。还好自己挡住了这一脚,要是在慢点,自己的幸福生活可就彻底没了。

梁子怒火攻心一把掏出枪把黑黢黢的枪口指着林湘儿的脑门,“你他娘的真是活腻歪了。”

感受到如此冰冷的硬物直指脑门,林湘儿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呆呆的望着梁子。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还从未体验过这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一下子呆滞了,大气不敢喘一下。

梁子笑了:“还以为你胆子有多大呢,原来还是怕死,哈哈哈哈,晚了,老子这就送你去天呃。”梁子现在沉浸在自己支配对方生命的世界中:"快,求饶啊,求饶我就特么饶你一命!”

陈启承看梁子已经走火入魔,连忙抓紧机会,掏出铁匠锤,挥带着劲风,用力的向梁子脑部撞去。

梁子脑部遭受重击,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了无生机。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没任何人反应过来,大家都没想到原以为是一伙的竟然有人叛变。

林湘儿属实被吓了一跳,原本鲜活的一条生命,现在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逝去,虽然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所带来的冲击还是无以复加的。

“呼呼。”林湘儿还惊魂不定的大口喘气。随后呕的一下,直犯恶心,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任谁见到都会受不了。

李飘财还特意瞧了瞧陈启承的面部表情,除了冰冷就是冰冷,完全没有杀人的惊恐样。

这倒令李飘财着实感到些意外,一般人杀人可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不良发应,但眼前这个少年能从眼眸中看出那波澜不惊的心态。此人要么杀伐果断,要么就是个经常杀人的惯犯。但光从刚才的杀人手法来看,非常粗糙暴力,那么显然就是前者了。

李飘财也没料到陈启承会突然下手:“你哪里掏来的锤子?”

陈启承拍拍李飘财的肩膀:“不告诉你。”

林湘儿看着陈启承:“谢谢谢你。”就在刚才,林湘儿真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想到形势一下子反转了,自己死里逃生还是很值得庆幸的,最主要的是自己和朋友们都相安无事。

“你为何要帮我们?”林湘儿好奇的追问道。

陈启承没作声,默默的捡起地上的手枪,并把梁子身上属于自己的东西拿了回来,随后把窗户打碎。他打算逃跑,有了枪自己再跑出去会更为安全些。自己好不容易从南宫匠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怎么肯再度回到新的囚笼中,在自己看来,自由胜于一切,而且自己还需要去德古拉伯爵那里一趟,自己有枪,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李飘财笑眯眯的歪头:“陈兄,外面不是更加危险吗,你为何要跑?”

陈启承撇嘴一笑,还扯了段英文:“for freedo。”随后纵身跃下(其实只有一层)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