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德古拉伯爵与妙龄少女(1 / 1)

幻想大业 如桃花来 1098 字 1个月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启承才悠悠醒来。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昏暗的紫色吊灯,室内非常昏暗,阳光根本就照不进来,陈启承再也找不出比“暗无天日”更合适形容这里的氛围了。

啊,头好疼,好沉。

“你醒了?”柔媚的声音响起,仅仅三个字仿佛魔咒,将陈启承的魂狠狠掐住,整个身子都在发出愉悦的号角,颤栗,就像沉醉在无边欢乐的世界之中,如痴如醉,眼前开始迷离,七种色彩纷绕在眼目上,时而化作一条鱼时而又化作一只花猫蹦跶。

陈启承承认很想就这么死过去,这种沉醉的欲望简直就是来自生物体内最本能的冲动,能让人失去理智,彻底沦陷为欲望的奴仆!

“好了,嫣儿收手吧,再这么下去他就要变成痴呆的废物了。”这声音如赦免令,一下子将沉醉于幻境中的陈启承拉回了现实。

呼,呼,呼。

仅仅几秒,陈启承后背就被冷汗浸湿,恢复理智的他开始观察眼前的两人。

一老一少。

老的身着一袭绣红边的黑色长袍,面容灰白,像是混凝土还没凝固起来的颜色,头戴一顶高帽,胸前还挂着一个十字架。

少的为一妙龄少女,她身穿红色长裙,有点类似洛丽塔的风格,裙子上还有许多蕾丝花边,光着线条优美的双腿,脚踝上还挂着个铃铛,时不时发出叮铃铃的灵响。一头妖精般的黑发自然的盘起,她身姿优雅,体态轻盈,不同于旁边的老人,少女的脸色是水烟色的,红润无比,精致小巧的鼻尖,性感的嘴唇,还露出了几颗狡黠的小虎牙,尖削却不刻薄的下巴,一双充满魅惑的眼睛灵动的看着陈启承。

陈启承发誓这绝对是自己见过最妖艳的女人,没有之一,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俯首称臣。

“知道啦,还以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哼男人不过如此。”少女失去兴致,别过了头。

陈启承放下了捂住头的手,看着老人问道:“你就是德古拉伯爵?”

老人没有作答,只是不明所以的笑了笑:“你出来我们再谈。”

说完,一老一少就离开了房间,去客厅等待陈启承收拾好。

陈启承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整理好仪态后,走到客厅。

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昏暗。唯一的光源便是烛光和壁炉,大厅中央有一张紫色长桌,十几把椅子列次周围。墙壁四周上挂着许多贵族的画像,东西不多,显得大厅特别宽敞。

“初次来做客,没什么好招待的,将就下吧,请坐。”德古拉伯爵示意陈启承坐下。

陈启承特意挑了个离德古拉最远的地方入座,刚好是长桌窄边的相对面。

这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不会被突然袭击,对陌生的环境,陈启承还是非常警惕的。

尽管自己为了活着完全没必要来这里一趟,但人不能只为了活着的,有些东西还是要弄明白的,自己的直觉也不断在告诉自己一定要来。

人就是这么矛盾,一边谨慎一边又有着冒险精神。

陈启承坐毕后,少女拉了一把椅子静静的坐在陈启承旁边,身上时不时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如果不是陈启承比较理智早就扑上去了,这倒不是她刻意为之,而是天生如此。

陈启承强制冷静了下,正想叫少女离开,却被她先行一步:“我们要是想杀你的话,你早就死了,不必那么谨慎。”

想想也是,如果真想杀自己,自己根本就没有醒来的机会,陈启承现在肚子有无数的问题,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那道扭曲的空间是什么?外面是什么情况?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这么多奇怪的事情一股脑地出现了?

德古拉伯爵慢悠悠的给自己沏了口茶:“要么?”

陈启承摇摇头以示拒绝。

缓缓喝了口茶,德古拉伯爵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这些我会慢慢为你解答的,但首先,你得先回答问几个问题。”

骤然间,陈启承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聚起来,自己好像被无限恐怖的深海巨兽盯上般。

危险,极度危险!

又是这股感觉,对方想杀死自己简直跟捏蚂蚁一样简单。这些人为什么都拥有匪夷所思的能力啊。

这种自己生命随意被人支配的感觉真不爽,陈启承暗暗想着。

“我知道你,南宫时的义子陈启承,如果你身为代表,为什么给我带了两瓶辅助药剂?我和他已经商量好了,你别告诉我他想临时加条件,不然我一定杀了你。”德古拉一下子如鬼魅般移到陈启承旁边,目光凶狠的盯着陈启承。

好快,根本看不清他怎么动的。

陈启承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只有两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就叫我把这两瓶带来,至于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寻仇就去找那个老家伙的麻烦吧,跟我没关系。”

陈启承打死不承认是自己喝的,就死不认账,量他不敢撕票,最好他们闹起来,打得两败俱伤,也好报自己多年的虐待之仇。

一旦承认,肯定必死无疑。

德古拉伯爵笑了笑:“是吗?光有那两瓶不过是个空壳子,我看他根本就是派你来送死,不过倒是蛮仗义的,把宇宙图鉴也拿了过来。”

德古拉掂了掂手上的书籍,正式之前南宫时让自己赶紧读完的那一本,原来它叫宇宙图鉴。

可恶,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拿走了。

自己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之前杀死怪物的那一招,可这么使用啊,自己压根不会。

陈启承闭眼冥想,暗暗的感知着内心的情况,渐渐的,他在脉络深处感受到一股极高的能量。

是这个吗?把注意力全都放在这上面。

德古拉看着陈启承丝毫没有搭理自己,估计是绝望了吧,便说:“装傻也没用,没利用价值的废物,让我白高兴一场。”

德古拉一手握住陈启承的脖颈,慢慢压缩。

他没有直接把陈启承的脑袋摁爆就是想看看他面对死亡的恐惧时能否说出基因药剂的下落。

陈启承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痛苦,血管很明显的在表皮浮现,好像随时可能爆开。

快啊,快啊,快变啊!

慢慢的,德古拉失去了耐性,打算直接解决掉陈启承,却被少女拦住了。

德古拉挑眉:“嫣然,为何要阻止我?难道你对这人族小子动情了?”

德古拉不解,梦嫣然平常可是极度的厌恶男性,这下竟然会阻止自己下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