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一个坑(1 / 1)

明梦 一壶清茶淡香雅 826 字 7个月前

东番岛的大明人民钱庄体量不大,六百余万的银币已经是极限了,毕竟这里的老百姓都还不富裕,经济能力有限,雷杰森只把三百万银币兑换成了二百万的大明纸币,汇率基本上是0.7比1,也就是说7毛钱就可以兑换一银币,他们兑换的少是因为,大明人民钱庄收取了一些费用,毕竟他们的银币在大明是不认可的,需要熔成银锭或者重新铸造成大明的银币才行。

雷杰森也很无奈,他不明白大明的兑换体系,其实如果他把银币在广东兑换成大明的铜币的话,他可以少一些损失,但是这些他并不知道。

不过他并不吃亏,因为如果按粮食换算的话,三百万银币的购买力和二百万的大明纸币购买力是一样的(纯属虚构,不要当真)。

不过他发现了大明纸币很是精美,使用起来也很方便。

在海上漂泊了几天,他们先是去了福建本来是拜会孙铨的,但是事与愿违,他们并没有见到孙铨本人,不过这一次他们的待遇要好了很多,出面接待他们的是商部侍郎(自从改制以后,府的各部门一把手统称为侍郎)。

规格高了很多,毕竟这些人可都是来大明做生意的,未来的肥羊,怎么不能好好招待他们。

是的,他们在大明北方的官员眼中就是肥羊,随着郑家人的融入,对于海外的一些事情他们了解了很多,比如说北方的一些货物在西夷人眼里那可是炙手可热的。

特别是香水,香皂,玻璃等,更加不要说现在技术含量更加高的手表,自行车了。

有了这种想法的新型官员哪一个不是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没见到已经调往幕僚团的袁可立为了照顾山东,不但把山东的副职派来了,还亲自给孙铨写信,不过吗,效果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人多力量大,现在福建的初步交通体系已经建立起来,清一色的宽阔水泥路,让荷兰的使团看的目瞪口呆,特别是第一眼看到福建在建的码头时更是惊骇欲绝,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港口。

下了船,踩在坚实的水泥路面上,他们恍若做梦。

经过一套繁琐的检疫程序,他们终于拿到了准许进入福建的证明。

看着马路上看不见首尾的车队,他们更加的震撼。

泉州这是他们见到的隶属于北方控制的第一个城市,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干净整洁有序。

不像广东那边环境很差,污水横流,黑泥飞溅,这是广东给他的印象,但是在泉州他没有发现这些。

同时他还发现,不管是在东番岛还是在泉州,大明人的马路建的都很宽,还很注重绿化。

大明人的马路很有特色,分割线是用花圃代替的,左右通行互不干涉,最让他们不可思议的是马路是不允许出现行人的,因为他们有专门的人行道,那里新种的树木现在还看不什么,但是可以想象十几年后等树木长大,人走在下面是多么的惬意。

他还发现这里的大明人都很注意卫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生,数量众多的垃圾桶,虽然造型很是怪异,但是并不影响它的功能,大多数人们都很自觉,垃圾都是扔在垃圾桶里,有极个别乱扔垃圾的也会被人拉住说教一番,或者说被那些穿着红色衣服的老年人罚款,使团的人员在经历一次后,雷杰森尴尬极了。

其实这个时候泉州的改造还没彻底完成,但是大体上已经可以看出这里雏形,雷杰森不敢想象如果这个城市建造完毕会成什么样子,同时他也对大明的北方更加好奇起来。

在福建商部侍郎笑眯眯的眼神中,他们和山东的副府长丁鑫踏上了去往山东的客船。

福建有福建的优势,但是劣势也很明显,因为开始建设的时间短,大多数产品还是以原材料和手工制作的货物,不像山东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出具工业的基础,特别是沿海地带更是工厂林立,这让那边的商品繁多,产量也不少,如果能够和荷兰人达成商贸协议,那么对于山东的发展是极好的。

荷兰人来大明乘坐的船只已经按照要求停靠在东番岛,来往大明各地之间他们只能乘坐大明新运营的朋悦航运的专门客船。

朋悦航运是专门针对退役海军士兵设立的客运公司,不过朱舜把他们完全交给了退役士兵自己运营,政务院是不参加管理的,不过每年的税是必须要交的。

相比于以前的客货混装,现在的客运船只可是舒服了许多,参照了内陆航运的楼船,专门设计出的这一款海上客船可以说专业的太多了,宽敞的客舱,豪华的装潢,让那些荷兰人看的目瞪口呆。

客舱内有独立的卫浴空间,让这些乡巴佬更是新奇不已。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