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马六甲海峡(1 / 1)

明梦 一壶清茶淡香雅 1632 字 6个月前

鱿鱼、龙虾、扇贝、鲍鱼、生蚝等等,只要是海里有的,都被朱舜整到了烧烤架上,这要是让现代人看到非得惊呼tmd奢侈了.

现在这个时期,海洋对于人类来说是神秘的,是恐怖的,这也就造成了现在的海洋生物体型庞大不说,数量还很多,所以朱舜烧烤的食物都是经过分解以后才能上烧烤架,要不然想把整只的海洋生物烤熟还真是一个大问题。

酒足饭饱,哦,不对,没有酒,海鲜管够,大家伙吃的那叫一个尽兴,最后一个个都走不动道了。

从这一天以后,朱舜恢复了本性,不再想着端王爷的架子,让已经压抑几天的气氛瞬间轻松起来。

日光浴,游泳、钓鱼等,就成为了朱舜忙碌之余的娱乐活动,这一路上海盗倒没有遇见,不过暴风雨倒是经历了几次,好在是有惊无险,在损失了几艘补给船只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之后整个补给舰队平安通过了暴风雨覆盖的区域。

一路上遇见岛屿朱舜他们并没有停留,紧赶慢赶之下,终于在张可大他们还没有拿下马六甲海峡前赶到了战场,此时张可大他们正在为海峡两边山头上西夷人建造的炮台头疼着。

马六甲在明朝时期的称呼应该为满喇加,他们的国王是得到大明册封的满喇加王,不过满喇加王国的存在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的99年,不过就是短短的九十九年他们在大明的帮助下发展的很是快速,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直至现在还被海上生命线,是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重要水道。

在大明永乐年间的郑和七下西洋时,满喇加就是一个重要的前哨基地,至今那里还留下了许多关于三宝的许多传说。

不过后来大明执行海禁政策,渐渐的失去了对这里的控制,现在这个时期满喇加海峡就控制在葡萄牙人手里。

满喇加海峡长度为1080千米,状似漏斗,其南口宽只有65千米,向北渐宽,北口宽达249千米,不过这是海面的长度和宽度,航道也受到了它的影响,最窄处的航道只有5.4公里,海水的平均深度只有1.8米,吃水深的船只很难在这里通行。

在航道的最窄处有一座山,现在叫圣保罗山,而在明朝的官方称呼为镇国山,是明成祖命名的,还有一座山很出名那就是三宝山,现在一般上是被称作是中国山,是大明郑和的军队驻扎地。

而现在的镇国山被葡萄牙人控制着,他们还在这里修建了碉堡,就是为了应对海上的袭击,以及满喇加王国军队的反攻。

因为这里的海面较窄,再加上海水也不深,大船很难通行,在海峡两边的炮台封锁下,张可大率领的大明海军舰队很难靠近。

在攻打了几次失败之后,张可大就下令停止进攻,他要等后面朱舜率领的补给舰队到达之后,海陆并进一举拿下这里。

现在守炮台的葡萄牙人也不好过,虽然大明海军的几次进攻失败了,但是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再加上所有的战舰损失以后,他们防御力量就被削弱了一大半,要不是地理优势在他们这边,这些葡萄牙人

早就被张可大率领的大明海军全歼了。

通过对这里的了解,张可大终于明白为什么王爷会这么看重这里了,可以说只要控制住这里,那些西夷人就休想从海上进入到大明的势力范围。

不过张可大也不是在这里干等,这几天他已经和满喇加里面的大明人联系上了,如果在约定时间内没有看见王爷带领的补给船队到来,他就会派出海军战士伪装成满喇加的大明人袭击海峡两侧的炮台。

好在朱舜没有让他失望,在约定时间的最后时刻带领着补给船队和他们汇合了。

不过张可大在看到只有两艘战舰跟随,补给舰队的船只上面也是伤痕累累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司令,你看那是不是王爷?”

就在张可大为朱舜的安全担忧的时候,他旁边的搭档指着衡山号战舰舰艏站着一群人大声的对着他说道。

其实在看到补给舰队的样子后,不仅张可大担忧,他的搭档也在担忧,不过相比于他的搭档专注于后勤、思想方面,对于战争并不敏感,而张可大想到的则是更多,所以他才没有注意到朱舜的身影,现在听到了自己搭档的大呼小叫,他赶紧举起望远镜顺着搭档手指的方向看去。

等看到朱舜没事之后,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不过。

“这么大的一个人了,没有一点稳重劲,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这句话一出差点让他的搭档差点和他翻脸。

“嘿,你小子要是不紧张刚刚为什么会思想走神?现在说我不稳重,你又好到哪里去了?张可大我可警告你……”

“开船,咱们去迎接王爷的到来!”

张可大可不想听他搭档的唠叨,直接高声喊道,不仅打断了搭档的唠叨,更是让整个船上的海军战士高呼起来。

“开船,迎接王爷!”

“开船,迎接王爷!”

“开船,迎接王爷!”

……

这一段时间海军战士们也很憋屈,眼看着已经到达了满喇加,但是就是攻不上去,完不成王爷交给他们的任务,这让他们感觉很没面子,战士们的心里都憋着一股劲,想着尽快把这里拿下好让他们的王爷来了有一个落脚地,但是现在呢,眼看着他们的王爷已经到来,但是现在只能像他们一样待在船上,连个住的地方的都没有,他们能甘心?

所以船上的高呼一开始稀稀落落的,但是慢慢的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高昂,不过张可大总感觉这声音里充满了憋屈、不甘以及羞愧!

“这声音,啧啧,战士们的怨气比较大啊!”

远远地朱舜就听到了对面战船上传来的怒吼声,这让他很是诧异,战士们这是咋滴了?怨气和怒火也太大了吧?

“嘿嘿,那可不,这怨气和怒火差点把这里的海水煮沸,我听着就感觉心惊胆战的,张司令这是干了啥天怒人怨的事

让战士们怨气这么大?”

现在沈大炮把自己的那一摊事情,咳咳,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交给了他的副官,而他自己则跟在朱舜的屁股后面,还美其名曰锻炼自己的接班人,这个理由让朱舜听得嘴角抽搐的厉害,同时也对沈大炮的厚脸皮程度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

“哪都有你,赶紧的通知船队加快速度,等打完这一仗,我也好回去看看我的儿女,他娘的早知道就不出来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妻儿们过得怎么样?”

朱舜也够可以的,直接把沈大炮这个高级将领当成了传令兵用,也是让人无语的很,不过吗。

“秦汉,还杵在那里干嘛?!没听见王爷的命令吗?赶紧去传令,你小子就是没眼色,怪不得能惹咱们的王爷生气,你小子就是欠收拾。”

得,秦汉的那件事是过不去了,朱舜也不好把实际情况说出去,默默地给秦汉默哀一会儿,黑锅还是你背着比较好,王爷可丢不起那样的人。

不理会沈大炮的表演,现在满喇加里面的情况可是两极分化的严重。

这几天大明海军停止了攻击,让满喇加的葡萄牙人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可是膨胀起来。

“明国人就是懦夫,咱们只用了几百人就让他们几万人不得寸进,还是咱们白种人厉害……”

“哈哈,一群肮脏的小偷,还想攻占咱们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城市,真是令人作呕……”

“他们就和这里的土著一样,愚昧无知,而且还狂妄自大,想凭借着这么点船就想拿下咱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据点,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

这种嚣张的话语在满喇加城内广为流传,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在看到大明那庞大的舰队出现在满喇加时,葡萄牙人是绝望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派出去攻打大明的舰队已经全军覆没了,现在他们在这里就是一直孤军,其二就是这一支舰队他们看不懂,主要是舰队里面的许多船只打破了他们以往的认知,因为没有近距离接触,在望远镜里也看不清楚那些没有船帆的船只是用什么建造的,但是没有船帆,只有几根大柱子,就能在海上航行,速度还很快,让他们莫名的感到恐惧,最重要的是,那些战舰上的火炮太厉害了,不仅打的远,而且炮弹的威力还很大,那些炮台守军对这一点可是深有体会,其实他们心里清楚大明人是不想伤亡太大,要不然这支看起来并不庞大的舰队拼死攻击,他们根本就守不住满喇加。

极致的压抑就造成了现在他们极致的疯狂,在看到明军停止进攻之后,他们那在无尽的恐惧压抑之下暴露出了最疯狂的本质。

“城里的明人已经全部抓起来了吗?”

此时守在满喇加的葡萄牙人最高长官对着一名军官询问道。

“除去那些已经逃出城的明人,其他的都已经被抓了起来。”

“哈哈,很好,现在他们的援军已经到来,咱们这就给他们送份大礼过去,让他们知道惹怒咱们的下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