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章 强攻(1 / 2)

明梦 一壶清茶淡香雅 1664 字 6个月前

只见那些大明人背后都站着一人,他们手里都提着一把刀,而在他们稍远的地方还有许多拿着枪的西夷人。

看到这里朱舜就明白了那些人想要干什么了。

不知道一名葡萄牙军人说了句什么,就见到站在大明人背后的人有一半以上的人举起了手里的刀。

而那些没有举刀的人很快就被另一伙人给砍杀了一大片。

“王爷,你看那边!”

此时岸上的动静不仅朱舜看到了,其他的人也开始注意到了那里的异常。

“王爷,他们要当着咱们的面把咱们大明人给杀了?!”

沈大炮也看到了岸上的情形,又惊又怒的询问道。

“去,尽快回到你的船上,咱们这一次一定要让这些畜生看到咱们大明人都打哆嗦!”

朱舜阴沉着脸对着沈大炮说道。

“海军这边由你来指挥,记住我要你在咱们的海军陆战队没有登陆之前彻底把他们的岸防炮变成废物!”

此时事情紧急根本不允许再开作战会议,朱舜直接对张可大下了死命令。

“是,王爷,我这就回到船上指挥着儿郎们杀光这些畜生不如的东西。”

“是,王爷,保证完成任务。”

随着两人的离开,整个舰队都开始动了起来,没过多久,只听见一声。

“轰”

紧接着就是密集的爆炸声。

而正是因为这一声炮响,让岸上的人群开始慌乱起来,但是还是有几百大明人死去。

那些没有死去的大明人,此刻看到那些刽子手一个个面露惶恐之色,争先恐后的向着后面跑去,不知怎么地他们这一刻的忽然对那炮声十分感激,同时也为自己身为大明人感到骄傲,因为在他们最危难的时候,大明来了!

但是人心难测,老人常说一样米养百样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那些亲人死了的大明人此刻他们对于大明心思是复杂的,有冷漠的,有感激的,但是也有仇恨和怨气的。

这些站在船头的朱舜心里清楚,毕竟众口难调不仅说的是治理国家,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人心鬼蜮,很难猜的。

但是朱舜始终抱有一个思想,那就是每一个大明人都是大明的孩子,他们不管对大明这个母亲的态度如何,但是他们都是大明的孩子,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没有处置和教训他们的权利,能处置和教训他们的只有大明这个家长!

也许有人说朱舜圣母,也许有人说朱舜护短,但是在这里他只说一句话,那就是自己的孩子自己不护着,你想让谁护着?

所以这些大明人不管对大明的心思是怎样的,朱舜都要去救。

“快,准备好,等他们靠近了,咱们就反击,给对面的岸防炮发信号,让他们做好配合。”

此时和松下次郎说话的那名葡萄牙人早已经进入到了碉堡里面,他大声地对着那些炮兵命令道。

“长官,这一次他们会上岸攻击吗?”

前几天大明海军舰队的因为船型以及

其他因素的影响他们不担心大明军队能打到岸上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跟随者朱舜一起到来的船只数量太多了,还有一些小型船只,这些船可以直接靠岸,这样一来,守卫炮台的葡萄牙士兵就不得不担心大明军队这样做。

“放心,只要咱们的火炮还在,那些明国人就攻打不到岸上来,再说现在咱们的军队已经在岸上等着他们了,到时候明国人不上岸还好,一上岸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那名葡萄牙人说的信誓旦旦,但是他自己的心里也没底,毕竟大明海军的舰炮太厉害了,他们能不能守住还两说,如果大明海军的舰炮攻击他们守在岸上的军队,那么他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如果不是这里的地形限制,他们的武器很难攻击到大明海军舰队,而大明海军的火炮却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他们岸上的阵地。

“可是……”

“轰轰轰……”

就在那名士兵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外面传来密集的爆炸声,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

“快跑,咱们的碉堡要塌了。”

碉堡顶上的灰尘泥土簌簌的往下面掉落,不一会石块、砖头也开始从顶上掉落,他们知道这是碉堡开始垮塌的表现。

自从不知谁喊出那句话以后,碉堡里的葡萄牙人就开始一窝蜂的向着外面冲去,可是进入碉堡的门就那么大,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想逃命,竟然把门堵得死死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