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口才(1 / 1)

林风这话说得有理有据,还附带着煽动人心,口才着实不一般,也怪不得人能当上社长之位。

可惜丁敬蕾才不吃他这一套,她冷笑一声,“我们国术社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空手道社来管了?”

接着他又看向了被慕枫抓着的刘彪,“刘彪你玩挺好啊,什么时候加入的空手道社,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刘彪今日的所作所为,已经摆明了自己是叛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他想跑可是却一点也走不了,只得可怜兮兮地看着远处的林风,希望他可以上前来解救自己。

“说什么重振国术社,我看你分明是想把国术社带入深渊,投靠林风,你可真行啊,刘彪”,丁敬蕾继续冷笑,语气里充满了讥讽和嘲笑。

当然还有些生气,如果你只是因为想要当副社长的话,那还没点啥,毕竟你也是为了国术社着想,可他投靠国术社的死对头空手道社,那这个刘彪可以说是不可饶恕了。

这种里外不是人的东西,他哪有资格还配待在国术社。

如今的刘彪脸色确实难看,被人当面拆穿得这么离谱,他的脸皮再厚也受不了这么多火热的目光。

林风那边却是哈哈笑了笑了两声,说:“丁敬蕾,话可不能这么说,常言道良禽择木而栖,彪子他们在你们这里看不到希望,自然是要另寻出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自己留不住人,反而说人家的不是,真是可笑至极啊。”

不得不说,这个林风的嘴皮实在是很能说,这不明摆着倒反天罡吗?

明明是刘彪他自己背叛了国术社,这个林风反而抢先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质问起了别人。

丁敬蕾也不赖,他直接选择无视林风的话语,冷哼一声,说:“他们若是想走,我自然是留不住的,但你们想吞掉我们国术社那当然也不可能,还有我们国术社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刘彪想走,没问题,慕枫再给他一点教训!”

慕枫一愣,好啊,这丁敬蕾也挺有一手,虽然有些不爽她命令自己,但还是一把扣住刘彪的脖子,然后用膝盖狠狠的撞向了他的肚子。

一瞬间,刘彪的嘴巴张得老大,瞳孔骤然变动了一下,嘴里的鲜血掺杂着酸水不停地往外滴出来。

这种巨大的痛感使得他连气都喘不上来,身子也如同烂泥一般软了下去。

慕枫咧嘴一笑,松开手,刘彪直接瘫软在了地上,他这一会的功夫,就被连着揍了好几次,就算是铁打的也有些扛不住了。

“慕枫!”林风怒吼一声,然后看向丁敬蕾,“丁敬蕾,你赶紧让慕枫把彪子放了,如若不然,我身后的这帮兄弟,马上把你们国术社给砸了!”

呦吼,不愧是社长,说话就是硬气啊。

慕枫笑眯眯地等着看丁敬蕾怎么做,反正他这会就打算当国术社的一把刀,他现在就是指哪打哪。

慕枫本以为丁敬蕾会跟刚才那样,直接让他们冲锋,可反观她却沉默了下来,秀眉蹙起,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很明显是在考虑的当前的局面。

慕枫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他面对面那群家伙当然无所谓,可丁敬蕾毕竟管理着国术社,她得站在社团的角度出发。

国术社这边的人手虽然比空手道社那边少了,但也少不了多少,但最关键的是他们这边都是新人,女生还有刚才跟着刘彪的闹事的那群人。

而丁敬蕾能指挥动的也就是这群女生和那几个新生,当然还有个慕枫。

让女生去跟对面那群男生战斗似乎没有多大的可能性,毕竟他们虽然有着一腔热血,但现实就是她们什么也没学过,怎么跟对面打?

慕枫和王兵厉害是厉害,但让他们两人去打对面六十几个,这在丁敬蕾眼中看来这压根是不可能的事。

这边的林风看自己把住了丁敬蕾的软肋,立马就得意了起来,他看了看丁敬蕾,又看了看慕枫,“我劝你赶紧把人放了,不然后果你们可承担不起啊。”

慕枫见他一脸得意的看自己,对着他咧嘴一笑,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林风。

林风吓得身子颤抖了一下,可为了不在这种场面丢人,他故意伸手挠了挠自己脊背,嘴里还念叨了一句,“唉,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痒啊?”

丁敬蕾看着慕枫,人肯定不能放,若是放了那国术社的颜面,还有艾比的脸面那都将荡然无存。

一时之间她陷入了两难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去办,只想着艾比要是在该多好啊。

毕竟以前若是遇到这种事他总是有办法解决。

在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一个地方,一个金发男子正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里面播放的画面,嘴里喃喃道:“慕枫啊慕枫,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何我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你?”

……

……

慕枫当然不知道有个人一直在注意着他的所作所为,他只是站在那里等着丁敬蕾的决定,她说打,那就打,她说放,那就放,反正他这会就是给自己找个乐子玩。

不过他心里主要还是想着趁这次之后拿过那本独孤九剑看一下,自从上次看过之后,里面的某些说法他总觉得对自己会有用。

所以他这次帮丁敬蕾,帮国术社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不然他心里总归是有些不安。

就在这时,国术社门口又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林风,你不在你的空手道社呆着,跑人家国术社地盘上干嘛?”

这个声音一起,林风和丁敬蕾的脸色都是一变。

一看两人这种情况,那显然是又来了什么大人物,不过慕枫听这个声音却是觉得有些熟悉,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国术社内的所有人也都纷纷望向了声音的来源处,只见一个身高至少一米九的学生身穿球服怀里抱了个篮球站在国术社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