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攻城(1 / 1)

片刻功夫,耳边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他艰难的侧了侧脑袋,正巧看到冲进房间的楚玉以及几位御医。

楚玉此时状态很差,俏脸上满是疲劳。

昨晚她派人出去找洛城峰,本想打听陈轩的消息,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洛城峰被人刺杀!

如今楚国朝堂,楚玉能指望的人不多。

而洛城峰就是其中最关键的一位!

此时正是多事之秋,若是洛城峰昨夜被人刺杀身亡,楚玉都不敢想接下来该如何抵挡楚深的进攻。

“左相,你没事吧!”

看到洛城峰睁开双眼,楚玉终于将提到嗓子眼的心给咽回去,“还有哪里不舒服?”

“现在让御医给你瞧瞧。”

“臣……臣觉着还行!”

洛城峰疲惫的笑笑,此时除了胸口痛,全身散架,其他倒也都还不错。

不过单单这两个,就足以疼得他死去活来了。

御医赶忙上前查看情况,又问了些问题,最后无奈的朝楚玉拱手,“陛下,左相大人这次伤得很重,身体有多处骨折的情况,需要长时间静养。”

“不过这还不算最严重的,左相大人胸口处的伤非常麻烦,有伤及内腑的可能。”

“估计短时间内,是没法修养好

的。”

听到这话,洛城峰脸色猛地一变。

“这……这怎么可以?”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如今叛军即将攻城,我若倒下,朝堂内必然流言四起。”

“不行,我现在就要起来!”

可还没起身,伤势被牵动,又疼得他龇牙咧嘴。

楚玉见状赶忙安抚,“左相,你还是先好好歇息吧!”

“可陛下,现在是多事之秋,我若休息……”

“朝中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楚玉冷着脸喝道,“你伤得不轻,若不好好休息可是会死的!”

“陛下!”

洛城峰苦笑一声,“臣是楚人,自当为大楚效力!”

“如今大楚正值危亡之际,我怎能因为些许伤病就不理朝事?”

“我死事小,国亡事大啊!”

楚玉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嘴唇哆嗦了几下,劝慰的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洛城峰是她在朝中为数不多能倚靠的存在,此时真让他休息,确实影响很大。

可……

她也知道,洛城峰必须尽快恢复,重新站在朝堂之上。

否则,接下来楚深攻打王都,王都可能一天都坚持不住。

洛城峰见楚玉不再说话,笑了笑,“陛下,这是臣自己的意愿,还请陛

下……”

“成全!”

……

接下来的几日,洛城峰依旧回到朝堂之上。

不过他这次并不是站着进入朝堂,而是坐在了轮椅上。

也正因如此,朝中大臣也都知道了左相被刺杀的消息。

霎时间,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在背后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举动。

好在祸兮福所倚,洛城峰被人刺杀也不全是一件坏事。

这几日王都内一直有禁军在四处盘查,想要找到刺杀洛城峰的杀手。

虽说没找到线索,但也挖出来一些消息,着实让有些人,心中开始惴惴不安。

“古相,咱们今天又损失了三个据点,若是一直这么下去,等大皇子殿下攻城之时,咱们手上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弱。”

工部尚书张朋走入书房,躬身对古非楠汇报这几日的消息。

古非楠听完汇报,脸色不变,依旧慢条斯理的在书桌上写着毛笔字。

直到将字写完,古非楠才抬眸看向张朋,“些许据点而已,算不上什么大事。”

“不过,穆雁北那边的布置准备的如何了?”

“古相放心,一切妥当,只等大皇子殿下到来,便可发动!”

张朋开口回答。

“好!”

古非楠满意的点点

头,随即又严肃道,“不过也别放松警惕,洛城峰那老东西可没那么好对付。”

“这些日子禁军一直在城中搜查,也不知他们有没有找出什么猫腻。”

“事情让穆雁北那边多盯着些,免得到时出问题,知道

吗?”

“是!”

张朋立刻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很快,没几日,楚深大军便赶到了王都城外二十里位置。

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楚深得意一笑,“以为将我赶出王都,我就回不来了?”

“哼!皇位是我的,我就是死!”

“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王都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楚深到来的消息,一瞬间城门紧闭,满复武装的士兵们跑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深军。

楚深刚刚赶到王都,也没有着急攻城,只是安营扎寨,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城内传出的消息。

而在皇宫之中。

“左相,楚深军已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楚玉坐在案几之后,沉声询问洛城峰。

她本就是被陈轩赶鸭子上架当得皇帝,如今兵临城下,就是再胆大,也不免有些慌张。

洛城峰咳嗽了好一会,用手帕将嘴里的血悄悄擦去,扬起苍白的脸笑道,“陛下放心,如今王都还有

城墙上的三万人马,抵御叛军三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我收到消息,靖王殿下已经过了杉城,距离王都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

“只要咱们能撑到他赶来,那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洛城峰如此说,楚玉慌乱的心终于缓和了许多,“不过左相,如今楚深占据上风,城内必然会有别有用心之人趁机作乱。”

“此事不得不防!”

洛城峰闻言笑着点点头,“陛下放心,我已在四座城门旁安排了禁军守备。”

“此时是我亲自传令,除禁军统领知晓外,再无他人得知。”

“所以陛下不用担心。”

“他们只要敢冒头,就必死无疑!”

……

翌日。

三声沉重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数万人马列阵而出,朝着王都的方向缓缓前行。

一炷香的功夫,楚深大军已经列阵于王都东门外。

面对无数敌军,城头上响起愤怒的嘶吼声!

“楚深!”

“你贵为先皇长子,却不识尊卑,起兵谋反!”

“今陈兵王都城墙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劝你立刻下马乞降,如

吗?”

“是!”

张朋立刻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很快,没几日,楚深大军便赶到了王都城外二十里位置。

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楚深得意一笑,“以为将我赶出王都,我就回不来了?”

“哼!皇位是我的,我就是死!”

“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王都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楚深到来的消息,一瞬间城门紧闭,满复武装的士兵们跑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深军。

楚深刚刚赶到王都,也没有着急攻城,只是安营扎寨,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城内传出的消息。

而在皇宫之中。

“左相,楚深军已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楚玉坐在案几之后,沉声询问洛城峰。

她本就是被陈轩赶鸭子上架当得皇帝,如今兵临城下,就是再胆大,也不免有些慌张。

洛城峰咳嗽了好一会,用手帕将嘴里的血悄悄擦去,扬起苍白的脸笑道,“陛下放心,如今王都还有

城墙上的三万人马,抵御叛军三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我收到消息,靖王殿下已经过了杉城,距离王都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

“只要咱们能撑到他赶来,那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洛城峰如此说,楚玉慌乱的心终于缓和了许多,“不过左相,如今楚深占据上风,城内必然会有别有用心之人趁机作乱。”

“此事不得不防!”

洛城峰闻言笑着点点头,“陛下放心,我已在四座城门旁安排了禁军守备。”

“此时是我亲自传令,除禁军统领知晓外,再无他人得知。”

“所以陛下不用担心。”

“他们只要敢冒头,就必死无疑!”

……

翌日。

三声沉重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数万人马列阵而出,朝着王都的方向缓缓前行。

一炷香的功夫,楚深大军已经列阵于王都东门外。

面对无数敌军,城头上响起愤怒的嘶吼声!

“楚深!”

“你贵为先皇长子,却不识尊卑,起兵谋反!”

“今陈兵王都城墙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劝你立刻下马乞降,如

吗?”

“是!”

张朋立刻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很快,没几日,楚深大军便赶到了王都城外二十里位置。

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楚深得意一笑,“以为将我赶出王都,我就回不来了?”

“哼!皇位是我的,我就是死!”

“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王都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楚深到来的消息,一瞬间城门紧闭,满复武装的士兵们跑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深军。

楚深刚刚赶到王都,也没有着急攻城,只是安营扎寨,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城内传出的消息。

而在皇宫之中。

“左相,楚深军已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楚玉坐在案几之后,沉声询问洛城峰。

她本就是被陈轩赶鸭子上架当得皇帝,如今兵临城下,就是再胆大,也不免有些慌张。

洛城峰咳嗽了好一会,用手帕将嘴里的血悄悄擦去,扬起苍白的脸笑道,“陛下放心,如今王都还有

城墙上的三万人马,抵御叛军三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我收到消息,靖王殿下已经过了杉城,距离王都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

“只要咱们能撑到他赶来,那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洛城峰如此说,楚玉慌乱的心终于缓和了许多,“不过左相,如今楚深占据上风,城内必然会有别有用心之人趁机作乱。”

“此事不得不防!”

洛城峰闻言笑着点点头,“陛下放心,我已在四座城门旁安排了禁军守备。”

“此时是我亲自传令,除禁军统领知晓外,再无他人得知。”

“所以陛下不用担心。”

“他们只要敢冒头,就必死无疑!”

……

翌日。

三声沉重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数万人马列阵而出,朝着王都的方向缓缓前行。

一炷香的功夫,楚深大军已经列阵于王都东门外。

面对无数敌军,城头上响起愤怒的嘶吼声!

“楚深!”

“你贵为先皇长子,却不识尊卑,起兵谋反!”

“今陈兵王都城墙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劝你立刻下马乞降,如

吗?”

“是!”

张朋立刻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很快,没几日,楚深大军便赶到了王都城外二十里位置。

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楚深得意一笑,“以为将我赶出王都,我就回不来了?”

“哼!皇位是我的,我就是死!”

“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王都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楚深到来的消息,一瞬间城门紧闭,满复武装的士兵们跑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深军。

楚深刚刚赶到王都,也没有着急攻城,只是安营扎寨,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城内传出的消息。

而在皇宫之中。

“左相,楚深军已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楚玉坐在案几之后,沉声询问洛城峰。

她本就是被陈轩赶鸭子上架当得皇帝,如今兵临城下,就是再胆大,也不免有些慌张。

洛城峰咳嗽了好一会,用手帕将嘴里的血悄悄擦去,扬起苍白的脸笑道,“陛下放心,如今王都还有

城墙上的三万人马,抵御叛军三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我收到消息,靖王殿下已经过了杉城,距离王都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

“只要咱们能撑到他赶来,那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洛城峰如此说,楚玉慌乱的心终于缓和了许多,“不过左相,如今楚深占据上风,城内必然会有别有用心之人趁机作乱。”

“此事不得不防!”

洛城峰闻言笑着点点头,“陛下放心,我已在四座城门旁安排了禁军守备。”

“此时是我亲自传令,除禁军统领知晓外,再无他人得知。”

“所以陛下不用担心。”

“他们只要敢冒头,就必死无疑!”

……

翌日。

三声沉重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数万人马列阵而出,朝着王都的方向缓缓前行。

一炷香的功夫,楚深大军已经列阵于王都东门外。

面对无数敌军,城头上响起愤怒的嘶吼声!

“楚深!”

“你贵为先皇长子,却不识尊卑,起兵谋反!”

“今陈兵王都城墙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劝你立刻下马乞降,如

吗?”

“是!”

张朋立刻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很快,没几日,楚深大军便赶到了王都城外二十里位置。

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楚深得意一笑,“以为将我赶出王都,我就回不来了?”

“哼!皇位是我的,我就是死!”

“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王都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楚深到来的消息,一瞬间城门紧闭,满复武装的士兵们跑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深军。

楚深刚刚赶到王都,也没有着急攻城,只是安营扎寨,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城内传出的消息。

而在皇宫之中。

“左相,楚深军已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楚玉坐在案几之后,沉声询问洛城峰。

她本就是被陈轩赶鸭子上架当得皇帝,如今兵临城下,就是再胆大,也不免有些慌张。

洛城峰咳嗽了好一会,用手帕将嘴里的血悄悄擦去,扬起苍白的脸笑道,“陛下放心,如今王都还有

城墙上的三万人马,抵御叛军三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我收到消息,靖王殿下已经过了杉城,距离王都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

“只要咱们能撑到他赶来,那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洛城峰如此说,楚玉慌乱的心终于缓和了许多,“不过左相,如今楚深占据上风,城内必然会有别有用心之人趁机作乱。”

“此事不得不防!”

洛城峰闻言笑着点点头,“陛下放心,我已在四座城门旁安排了禁军守备。”

“此时是我亲自传令,除禁军统领知晓外,再无他人得知。”

“所以陛下不用担心。”

“他们只要敢冒头,就必死无疑!”

……

翌日。

三声沉重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数万人马列阵而出,朝着王都的方向缓缓前行。

一炷香的功夫,楚深大军已经列阵于王都东门外。

面对无数敌军,城头上响起愤怒的嘶吼声!

“楚深!”

“你贵为先皇长子,却不识尊卑,起兵谋反!”

“今陈兵王都城墙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劝你立刻下马乞降,如

吗?”

“是!”

张朋立刻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很快,没几日,楚深大军便赶到了王都城外二十里位置。

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楚深得意一笑,“以为将我赶出王都,我就回不来了?”

“哼!皇位是我的,我就是死!”

“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王都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楚深到来的消息,一瞬间城门紧闭,满复武装的士兵们跑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深军。

楚深刚刚赶到王都,也没有着急攻城,只是安营扎寨,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城内传出的消息。

而在皇宫之中。

“左相,楚深军已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楚玉坐在案几之后,沉声询问洛城峰。

她本就是被陈轩赶鸭子上架当得皇帝,如今兵临城下,就是再胆大,也不免有些慌张。

洛城峰咳嗽了好一会,用手帕将嘴里的血悄悄擦去,扬起苍白的脸笑道,“陛下放心,如今王都还有

城墙上的三万人马,抵御叛军三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我收到消息,靖王殿下已经过了杉城,距离王都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

“只要咱们能撑到他赶来,那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洛城峰如此说,楚玉慌乱的心终于缓和了许多,“不过左相,如今楚深占据上风,城内必然会有别有用心之人趁机作乱。”

“此事不得不防!”

洛城峰闻言笑着点点头,“陛下放心,我已在四座城门旁安排了禁军守备。”

“此时是我亲自传令,除禁军统领知晓外,再无他人得知。”

“所以陛下不用担心。”

“他们只要敢冒头,就必死无疑!”

……

翌日。

三声沉重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数万人马列阵而出,朝着王都的方向缓缓前行。

一炷香的功夫,楚深大军已经列阵于王都东门外。

面对无数敌军,城头上响起愤怒的嘶吼声!

“楚深!”

“你贵为先皇长子,却不识尊卑,起兵谋反!”

“今陈兵王都城墙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劝你立刻下马乞降,如

吗?”

“是!”

张朋立刻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很快,没几日,楚深大军便赶到了王都城外二十里位置。

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楚深得意一笑,“以为将我赶出王都,我就回不来了?”

“哼!皇位是我的,我就是死!”

“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王都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楚深到来的消息,一瞬间城门紧闭,满复武装的士兵们跑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深军。

楚深刚刚赶到王都,也没有着急攻城,只是安营扎寨,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城内传出的消息。

而在皇宫之中。

“左相,楚深军已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楚玉坐在案几之后,沉声询问洛城峰。

她本就是被陈轩赶鸭子上架当得皇帝,如今兵临城下,就是再胆大,也不免有些慌张。

洛城峰咳嗽了好一会,用手帕将嘴里的血悄悄擦去,扬起苍白的脸笑道,“陛下放心,如今王都还有

城墙上的三万人马,抵御叛军三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我收到消息,靖王殿下已经过了杉城,距离王都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

“只要咱们能撑到他赶来,那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洛城峰如此说,楚玉慌乱的心终于缓和了许多,“不过左相,如今楚深占据上风,城内必然会有别有用心之人趁机作乱。”

“此事不得不防!”

洛城峰闻言笑着点点头,“陛下放心,我已在四座城门旁安排了禁军守备。”

“此时是我亲自传令,除禁军统领知晓外,再无他人得知。”

“所以陛下不用担心。”

“他们只要敢冒头,就必死无疑!”

……

翌日。

三声沉重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数万人马列阵而出,朝着王都的方向缓缓前行。

一炷香的功夫,楚深大军已经列阵于王都东门外。

面对无数敌军,城头上响起愤怒的嘶吼声!

“楚深!”

“你贵为先皇长子,却不识尊卑,起兵谋反!”

“今陈兵王都城墙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劝你立刻下马乞降,如

吗?”

“是!”

张朋立刻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很快,没几日,楚深大军便赶到了王都城外二十里位置。

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楚深得意一笑,“以为将我赶出王都,我就回不来了?”

“哼!皇位是我的,我就是死!”

“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王都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楚深到来的消息,一瞬间城门紧闭,满复武装的士兵们跑上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深军。

楚深刚刚赶到王都,也没有着急攻城,只是安营扎寨,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城内传出的消息。

而在皇宫之中。

“左相,楚深军已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楚玉坐在案几之后,沉声询问洛城峰。

她本就是被陈轩赶鸭子上架当得皇帝,如今兵临城下,就是再胆大,也不免有些慌张。

洛城峰咳嗽了好一会,用手帕将嘴里的血悄悄擦去,扬起苍白的脸笑道,“陛下放心,如今王都还有

城墙上的三万人马,抵御叛军三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我收到消息,靖王殿下已经过了杉城,距离王都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

“只要咱们能撑到他赶来,那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洛城峰如此说,楚玉慌乱的心终于缓和了许多,“不过左相,如今楚深占据上风,城内必然会有别有用心之人趁机作乱。”

“此事不得不防!”

洛城峰闻言笑着点点头,“陛下放心,我已在四座城门旁安排了禁军守备。”

“此时是我亲自传令,除禁军统领知晓外,再无他人得知。”

“所以陛下不用担心。”

“他们只要敢冒头,就必死无疑!”

……

翌日。

三声沉重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数万人马列阵而出,朝着王都的方向缓缓前行。

一炷香的功夫,楚深大军已经列阵于王都东门外。

面对无数敌军,城头上响起愤怒的嘶吼声!

“楚深!”

“你贵为先皇长子,却不识尊卑,起兵谋反!”

“今陈兵王都城墙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劝你立刻下马乞降,如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