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三大神功(1 / 1)

钱恒再次醒来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三年来时时刻刻都在压抑的疼痛消散一空,他终于感觉到自己活着。

体内空空荡荡,知觉也朦朦胧胧,就如同从未练过武功一样。

睁开眼睛,茅草屋顶和周围陈设非常陌生。

现在的身体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青年,手上脚上全是老茧,显然家庭背景不怎么样。

仔细思索,并没有任何记忆残留,看来和上次一样,还是借尸还魂。

这一切和自己的猜测一模一样。

从背负长发可以判断出,此地已经不是鹿鼎记世界了。

紧闭双目集中精神,钱恒进入了一个古朴青铜的虚幻世界。

一座若有若无的青铜大门悬于虚空。

这座大门给人的感觉非常诡异,似乎无穷大又仿佛无穷小,无穷远又无穷近,颜色材质也似乎在不断变化,钱恒之所以认为它是青铜材质,只是当成第一眼看到的印象。

这就是他金手指的来源,只是这玩意完全不给他面子,除了刚刚穿越时获得了秘籍和丹药,其他时候根本使唤不动。

他甚至连这扇门的名字都不清楚,只是知道它能够保存自己的真灵,从而保证自己死后能够带着记忆转生。

每来到一个新的世界,就有可能从诸天万界获得一定的宝物。

“咚!”

钱恒集中精神,想象出一把大锤,使劲敲响了大门,这声音仿佛洪钟大吕。

虚幻世界轰然破碎,钱恒重返现实。

三件东西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本书,一把剑,一个小瓷瓶。

书名《金匮要略》,剑名九韶定音,瓷瓶内三粒无极仙丹。

钱恒认出了后两者的来历,九韶定音剑出自黄系武侠边荒传说,为东晋北府军统帅,南方内九品第一高手谢玄的佩剑,剑长四尺二寸,剑缘呈波浪形,上有九孔,对敌时剑音激荡,扰乱敌人心神。

无极仙丹出自温系武侠,传说是始皇为求长生命方士炼制,丹分阴极丸、阳极丸,同时吞食,两颗可增一甲子内力修为,亦有起死回生之能。

至于《金匮要略》,他没有一点印象。

翻开书籍,粗略翻阅了一下,钱恒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这居然是一门前所未有的绝世神功,复杂和高深程度远远超过了他之前修习的功法。

在鹿鼎记世界,由于开局并没有获得内功心法,他最初只能从普通武师手中买下了基本吐纳术,后来凭借改进了火药配方从陈近南处获得了上乘内功金蟾劲,但对比金匮要略实在是天壤之别。

和他打算要转修的太极神功对比,也是各有千秋一时瑜亮,还要胜过他从少林中获得的易筋经一筹。

三大神功对比,易筋经晦涩难明微妙难言,难学难精,必须要领悟无我相无人相,心中不存修习武功之念才能入门,所以古往今来少林也没有几个僧人能够练成。

易筋经练成之后脱胎换骨内力纯化,堪称是一等一的绝学,但在钱恒看来,单独的易筋经似不完全,应该是缺失了一部分,他猜测缺少的部分就是失传的洗髓经。

太极神功立意高深玄妙通神,易学难精,练成之后气息无穷无尽,寿元大幅延长,能逆转阴阳颠倒乾坤,预知生死祸福,境界最高,武当立派以来也只有创派祖师达到了最高境界。

金匮要略则为医道武学,论脱胎换骨不如易筋经,论境界高深不如太极神功,但独到之处在于对人体和内气的研究堪称无敌,练成之后对敌,功力相差三五倍内,只要是医术不如用者,几乎没有取胜可能,就算是双方功力相差悬殊,也至少可以拼个两败俱伤,堪称是越级而战第一功法。

但最让钱恒心动的是,这门神功虽然一样难学难精,但它的困难是在于医术的限制,困于理论和实践,而不是佛道神功所需求的悟性。

这种玄之又玄的悟性,钱恒没有半点自信。

鹿鼎记世界的经历告诉他,任何依赖悟性进入的功法他连入门的做不到,更不用说进阶。

金匮要略不同,它需要的基本上可以转换成为时间和资源,通过大量治病救人来实践,就能不断提高自身的修为。

所以在权衡半晌后,钱恒决定在这个世界主修医道神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