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江湖秘史(1 / 1)

清晨。

钱恒捧着一本史书看到入迷,连最喜欢的生煎包子都忘了吃。

书的封面上写着《元史》。

这本书并非官方所修,而是花家私人所修,内容中有很多少有人知的事迹。

官方修史经常采用春秋笔法,于武林少有着笔,更多关注上层阶级,而这本元史却记录各种江湖典故。

在钱恒看来,这本书才是记录了王朝兴亡的真相。

有着武功的变数,历史的走向必然会被影响,原本后世总结的屠龙术极大可能并不适用。

此世的绝顶武者若是不顾道义,肆意杀戮官吏军卒,绝对可以颠覆一个封建王朝。

官员士卒要实行统治,就必须要散于郡县,这种情况下,即使有同级别高手想要阻击,也很难阻止屠杀的发生,毕竟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但这种事情其实甚少发生,因为江湖正道、甚至不仅仅是正道都不愿意扰乱天下的稳定。

普通人是财富的生产者,武者和官僚一样属于统治阶级,杀害太多普通人和扰乱秩序,只会损失大量财富。

以钱恒两年的思考,如青龙会之类的势力所图也不过是权势财富,而战争和混乱并不符合这些组织的利益。

古龙的世界中,反派顶多也就是疯子变态精神病,如上官金虹一类的‘枭雄’之名也要打个问号,他们不过是意图成为武林霸主,连谋朝篡位都没有,最多也不过是帮助藩王夺位。

明明是伟力集于一身,却如此小家子气,看起来实在有些奇怪。

如黄系武侠一样,大部分身居高位者都是一流高手,强者若不出世就隐居于山野,出世必然要居于庙堂之上,至于中间的江湖,不过是平庸之辈混迹之地。

而如今朝廷的武力堪称羸弱,天下一流及以上的高手却从未试图染指朝廷权力,这完全是违背规律的事情,其中一定有着他不知道的原因。

如果只是小说自然不必深究,但如今他身处的是一个无比真实的世界,这种主导形成社会格局的根源,他必然要探查到底。

“中原群雄聚集襄阳拒敌,元军五年不克,至元十年三月初三,魔师至襄阳,又复攻城,一鼓既破,群雄尽没。”

“至元十年五月十七,中原诸派尽出精粹三百二十七人,于临安城外刺杀魔师,是役天血雨鬼神哭,豪杰无一生还,仅裂魔师衣袖。”

“至元十一年,魔师奉世祖令巡游中原,三年遇刺八十七次,夷灭教派数以百计,死难者不计其数,中原武林传承几近断绝。”

“至顺二年,魔师失踪,朝堂封锁消息。”

“至正十一年,消息走漏,红巾之乱遂生。”

钱恒若有所思,如果这本书记载真实的话,很显然前朝的统治完全来自于魔师这位唯一的神魔级武者。

从他出现到消失总共三十年的时间,失踪之后又震慑了天下整整二十年,几乎以一己之力镇压了中原武林。

钱恒敏锐察觉到,如今的朝堂与江湖的格局与这位魔师有关,看来要找人问一问了。

“师傅!”

喊话的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他身着一身青色劲装,对着钱恒恭恭敬敬的行礼。

少年名叫楚青,是他最早的学徒,后来看他人品敦厚尊师重道,于是收为了入室弟子。

“贵生堂最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要解决?”

贵生堂是钱恒出资成立的慈善组织,主要是收养孤儿和孤寡老人,现在主要是楚青负责。

楚青抱拳行礼,神色恭谨道:“禀师傅,贵生堂一切安好,我已经计划买下周围的院子,扩大空间解决拥挤的问题。”

钱恒点点头,“既然没问题,那你这两天和童琳交待一下,贵生堂的事先不要管了,你去关东帮我送一封信。”

“徒儿遵命!”

楚青双手接过信封,珍而重之放入怀中,缓步倒退出院子。

“徒儿告退!”

出了宝芝林的楚青左转步行,到了一个小巷子后又走了里许,来到一间破旧的院子外。

这里就是贵生堂,占地数亩,内里有三十多孤儿和老人。

推门进去,孤儿们正在上课,担任夫子的老鳏夫和他对视了一眼,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也没有吭声,径直向着后院走去。

楚青的工作其实非常少,不过是安排住宿吃食,偶尔调解一下一下纠纷,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医术和练武。

师妹童琳天天担当孤儿们的老师,实际上比他更得人心,人人都愿意听她的话,所以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好交接。

师兄妹简单寒暄几句,楚青告诉了师妹自己马上要前往关东的消息。

童琳有些犹豫,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往事,“师傅这是要行动了吗?”

钱恒的志向并没有隐瞒自己唯二的两个弟子,两人都知道他未来的打算,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楚青点点头,道:“师傅没有说,不过这次给李世叔送信让我亲自去,事情已经很明显了。”

两人明白,师傅想要做成收集天下武功的大事,必然要有足够的力量和势力,而嗜酒如命的李探花,就是早早选定的帮手和同伙。

师傅和他不仅是至交好友,还对他有救命之恩,早早就在计划拉他下水。

这一趟显然不会有任何风险,但等李探花回来后,平静的生活便会一去不返。

楚青简单收拾了行礼,就向东走去,以他的脚力,三天之后就会抵达李探花隐居的山庄。

……

晚上。

罗刹仙子厉真真再次出现在钱恒的房间,看着他毫发无伤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我刚刚收到了十万火急的信号,说你受到了袭击,不知钱大夫你作何解释?”

钱恒微微一笑,“我也没有想到事情变化的这么快,本来还打算虚与委蛇一两年。”

厉真真瞳孔倏然收缩,她忽然感觉到了极致的危险,毫不犹豫向着窗外跃去。

空间突然产生了变化,两人之间的空气如同在火炉上方一样扭曲起来,一股无形吸力作用在了厉真真身上,完全止住了她的逃脱。

厉真真反应迅速,立刻持剑刺向墙壁,想要以此抗衡吸力。

一道幽光迅捷向她袭来,迫使厉真真收剑抵挡,同时只能以千斤坠之法暂时稳住脚步。

光剑相接,厉真真大感不妙。

她完全没有感觉到实体的冲击,显然幽光并非暗器,而是某种气劲。

一股似热非热似冷非冷的古怪气劲向着她体内渗入,这种气劲就仿佛幻影一样,她精炼数十年的真气不要说抵挡,连接触都接触不到。

下一刻她感觉自身仿佛生了一场大病,浑身力气都不断流失,同时感到头痛耳鸣、浑身酸痛、体虚怕冷、肺部发痒忍不住剧烈咳嗽。

明明平日真气流转就能消退的症状,却怎么也无法抑制,甚至越运功症状越重,几个呼吸后,厉真真居然病到剑都握不住。

“厉上使,你觉得我的伤寒杂病诀如何?”

厉真真感到肩膀一道纯正温和的真气流转全身,如春风化雪一样轻易消融了体内的诡异能量,稍稍恢复了力气。

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由得冷汗直冒。

“很强……”

驱散了病气,钱恒转身晃晃悠悠走回椅子上,看起来毫无防备。

此时的厉真真已经恢复了一定的行动力,背对钱恒的情况下,无论是偷袭还是逃走都是好机会,但她犹豫不决,直到钱恒再次坐下,都没有行动。

“你觉得,天尊与我孰强?”

厉真真握剑的手青筋毕露,冷声道:“钱大夫未免高看了自己,天尊杀你如杀一鸡豚。”

钱恒有些失望,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罗刹仙子武学修养如此不堪,连强弱都无法分辨,看来峨眉派果然没落了。”

厉真真大怒,持剑再次进攻,身形如松稳如大树,剑法迅捷如风无孔不入,剑气凝而不发幻化出重重剑影,一刚一柔运转自如,显示出极高的剑术造诣。

这套剑法正是峨眉派三大剑法中的松风剑法,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绝学,平日厉真真藏拙从来不会全力施展,如今却是被钱恒逼了出来。

“这套剑法还行,看来峨眉派的武功还是有一套的,可惜弟子不孝,让神功蒙尘。”

钱恒不动不移,随手几招破解松风剑法的杀招,又不乘胜追击,任由厉真真把一套松风剑法使完。

看着气喘吁吁的罗刹仙子,钱恒哼道:“如果你技至于此,今天就只能留下了。”

厉真真恨恨道:“若天尊大人或者我峨眉独孤掌门在此,岂有你嚣张份?”

“真是冥顽不灵!”钱恒大失所望,对江湖中人的眼光再不抱有幻想,厉真真剑法精熟内力深湛,实打实的宗匠高手,加上出身名门也算见多识广,却看不出他展现的手段已经超越了一流宗师,实力远在慕容秋荻和独孤一鹤之上,看来平常对战就指望有路人解说是不可能的事情。

应该是世界等级还是太低,钱恒暗暗想到。

他再次挥洒一道幽光,厉真真再次丧失了反抗能力。

“来人!”

几个呼吸后,一男一女来到了院子。

“坛主!”

两人抱拳问候。

厉真真虽然无法说话,但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江湖上帮派虽多,但北方有坛主这个职位的组织,似乎只有一个。

青龙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