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刀剑初试(1 / 1)

任何剑招的威力都会有极限,无论是燕十三的第十五剑还是例无虚发的小李飞刀,李寻欢最为清楚。

他在等,等一个反击的机会。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慕容秋荻的剑光终于由盛转衰,变得没有那么璀璨夺目。

她的内功虽然更胜李寻欢一筹,但也不可能永无极限的催发。

她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在发现自己无法伤到自封绝技的李寻欢后,立刻转攻为守,先防护自身。

但对于李寻欢来说,这就是他等待良久的机会。

攻与守的毕竟是两种状态,在切换攻防姿态时,武者的节奏必然会产生变化,始终会有极其短暂的不协,而这就是破绽。

李寻欢听说过天下三绝都修炼到了没有破绽的境界,但他并没有亲眼见过,在他三十多年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见过能够没有破绽的人和武功。

慕容秋荻虽然凭借功力可以称为超一流高手,但招式上还要稍微逊色于李寻欢,所以她的破绽更是极为显眼。

如果她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在露出破绽一瞬间就已经死了。

但是她不是,在从钱恒听到她的故事后,他的心中就充满了怜惜,又怎么会下杀手。

他只是伸出了手指,隔空点向她胸前神藏穴,这里一点被点中,这场战斗就可以迅速结束了。

指劲如愿击中了目标。

慕容秋荻浑身一颤,但仍然把长剑舞地密不透风,让李寻欢一时半会无法攻破。

李寻欢很有耐心,他只是施展轻功缠住对方,并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

神藏穴虽然不是死穴,但也是人身重穴之一,被击伤之后对真气运转影响极大,只要是人就难以维持功力运转,慕容秋荻只是困兽犹斗。

况且就算她横练功夫功法登峰造极,完全没有受伤,他也无所谓,两人交手的动静不小,肯定已经惊动了钱恒,只要再纠缠一会儿,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三十招过后,慕容秋荻的剑光舒缓下来,她的嘴角一缕鲜血缓缓滴落,仿佛凄艳的梅花,一种凋零的美丽。

“砰!”

华丽的长剑被击飞,慕容秋荻见大势已去,也停止了反抗,任由李寻欢点中了胸前重穴,封锁了她的行动。

“得罪了!”

李寻欢抱拳道歉,正准备走开,却突然感到小腹剧痛,整个人都弓成一只大虾。

一只纤细柔荑出现在他的丹田,给了他重重一击。

突遭变故,李寻欢反应不可谓不快,他立刻飞退,同时飞刀在手,在电光石火间完成应对,迫人刀气让慕容秋荻不敢继续乘胜追击。

但直到此时,他仍然没有射出他天下无双的飞刀。

慕容秋荻乘其不备重伤了李寻欢,也不敢继续追杀,不出飞刀的前提是她懂进退,真到了生死时刻李寻欢肯定不会留手,以李探花的名声,她自觉若是得寸进尺最好的结局也是同归于尽,所以见好就收,立刻向着湖边飞驰。

李寻欢也确实无力追踪,他没有想到明明点中了对方要穴,却丝毫没有封禁住她的行动,只能眼睁睁看着慕容秋荻踏水离去。

半盏茶的功夫,钱恒出现在他的眼前,看着他一脸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李探花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李寻欢运功一周天,基本稳住了伤势,闻言翻起白眼道:“李探花狼狈的时候多着呢,只是你少见多怪罢了。”

“你是怎么被重伤的,不会是被她以美色迷惑了吧?堂堂大宗师居然败给了一名宗师,实在是天下奇谈啊,哈哈哈!”

钱恒的语气中尽是挪揄的味道,李寻欢没好气的啐道:“本来是十拿九稳,没想到她居然会传说中移穴换位的功夫。”

“这种功夫不是很基础的法门吗?不会吧不会吧,堂堂李探花居然连这种功夫都当成传说!”

李寻欢被他的阴阳怪气气到胸口发闷,干脆闭上眼睛运功疗伤,丹田被重创,他至少小半年不能和人动手,这次真的是丢死人了。

见李探花不搭理自己,钱恒走上前去按住他的肩膀,长生真气涌入,金匮要略全力运转,只是几个呼吸间就令他的伤势痊愈,状态好的更是仿佛没有受过伤一样。

李寻欢也算见多识广,但如此变态的功法别说见过,他连听都没有听过,这个人都仿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张大了嘴巴。

“你这功法,恐怕死人都救得活吧?”

钱恒居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只要不是寿元耗尽或者被分尸爆头,刚死一个时辰之内的我都救得活。”

李寻欢本来只是调侃,却没有想到听到这么一个回答,更是无语问苍天,连忙转移话题。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