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花开见我(1 / 1)

慕容秋荻一颗心似落入无底深渊,知道今天难以善了,不由握紧了拳头。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的?”

李寻欢好奇的目光看向钱恒,他也想钱恒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其实很简单,我看到了慕容小姐的气。”

钱恒语气平淡,仿佛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慕容秋荻双眼微睁脸颊微红,看似克制却透露出内心绝不平静。

“公子之语玄奥难解,不知可否为我详解?”

钱恒微微一笑,“自然无妨。”

“天地成于元气,万物成于天地,故万物皆气之所生,聚则成象、散则太虚,循理而行,宇宙成矣。这句话,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李寻欢有些无语,“怎么可能不知道,此句出自北宋大儒张载,是儒家解释宇宙成因的说法,流传甚广。”

“那你们觉得这句话是真的吗?”

两人犹豫了一下,都没敢回答,这种关乎宇宙起源的事情谁又说得清呢?

钱恒继续诉说,“就我目前的研究来说,这个世界还真是这么诞生的。”

“万物生于元气,故万物皆气,万物不同气亦不同,辨别万气即可辨别万物,这就是我能够找到慕容小姐的原因。”

“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常人之气小如微尘渺若清风,以我的能力也只能在十丈之内察觉,远不如目力听觉实用,但当慕容小姐全力用功时,你的气如同精气狼烟,数里之外依然清晰可见。”

“慕容小姐入水之后其实我已经失去了你的位置,可惜后来你在水中全力运功潜游,又让我发现了。”

钱恒的解释丝丝入扣,虽然依然觉得匪夷所思,但慕容秋荻基本认同了对方的说辞,但如果真如对方所言,自己基本上不可能逃脱。

“事已至此,慕容秋荻也只能认输,不知两位究竟意图何为,如果有我慕容世家能够做到的,绝不推辞。”

到了这个地步,她还试图掩盖自己天尊的身份,却不知道钱恒早就知道她所有的秘密。

钱恒哈哈一笑,如鬼魅般出现在她身前三丈,道:“久仰天尊武功盖世,杂事不提,今日有幸不如先切磋一番!”

话语刚落,钱恒一掌击出,如山如岳的刚猛气劲狂涌而来,更有一股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般无可抵挡无可抗拒的庞然意境。

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和沸腾,慕容秋荻如同坠入无底海沟,窒息感觉让她连喘气都做不到,死亡似乎近在眼前。

恐惧一瞬间摧毁的她的心神,她想要投降,却发现自己甚至连发出最微弱的声音都做不到。

怎么可能,明明她已经是宗师巅峰。

这一掌如板块移动般无可匹敌,但却缓慢如老牛推车,仿佛每个人注定的结局一样,终将不可避免,慕容秋荻只能目睹它不断的接近,却完全无能为力。

钱恒面无表情,如同索命的阎罗,下一刻就能带走慕容秋荻的生命。

“接招!”

雷鸣般的巨响如同铜钟大吕振开了漫天阴云,也驱散了她心头的阴影,心神归位下,钱恒的一掌虽然浩瀚,却再非无可抵挡。

失神瞬间已经失去先机,无法转圜盘挪,只能以硬碰硬,慕容秋荻在功力上极有自信,于是一掌迎上。

“啪!”

双掌交界处仿佛炸雷一样,狂飙气劲扩散到了十丈之外,轻轻吹动了李寻欢的衣角,让他骇人色变。

两人展现的功力简直惊世骇俗,以他的见闻,都不记得江湖上有几人修为能够凌驾其上,恐怕就算是天下三绝也不过如此。

钱恒的功力来源他很清楚,主要是来自无极仙丹,但慕容秋荻的功力来自哪里呢?

百思不解的同时,他内心深处也对之前对战托大庆幸不已,以慕容秋荻的功力之强,若是她偷袭一掌使出全力,他恐怕真的要指望钱恒能够复活死人了。对掌两人各自后退,钱恒如鬼魅般飘退三丈,看起来毫发无伤,慕容秋荻只是倒退五步,场面看起来功力更胜一筹,但她的脸色极为难看,显然吃了不小的暗亏。

炽热如天火狂暴如飓风的气劲涌入慕容秋荻体内,她本身的真气如同遭遇天敌,几乎被打得溃不成军,逼迫她立刻调集更多真气剿灭,花费了数倍真气才炼化了异种真气。

从她的右手到手肘,皮肤殷红发紫,异种真气肆虐下右手血脉严重受创,但对方却毫发无伤,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若是对方想要自己性命,一招之下就足矣。

“不错,慕容小姐虽然心神有缺,但功力着实不凡,居然能够挡下我十成功力的沸血神掌,你可以以此自傲了。”

钱恒突然从背后抽出慕容秋荻的剑,并向她扔了过去。

慕容秋荻左手接剑,顺手挽出十余剑花,显示出左手剑法亦是不凡,“公子武功惊世骇俗,慕容秋荻远远不及。”

“听闻神剑山庄三少爷有一式剑法名为地破天惊—天地俱焚,据说是穷尽招式的极限,没有任何破绽的剑招,我知道慕容小姐对这一招也了如指掌,我想要以身试剑,希望慕容小姐能够出全力成全于我。”

钱恒的眼神没有一丝压迫感,但慕容秋荻却感到自己如同没穿衣服一样,被对方从内心到外表彻底看透,任何秘密都隐藏不住。

她和谢晓峰的事情,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那只有一种可能了。

“我的事,是谢晓峰告诉你的?”

她的声音颤抖,已经无法保持原本的镇定,深深地恨意毫无掩饰,原本消散的战意在听到那个负心人的名字后,又再度升起。

“他不仅不肯实现承诺,还把我的事当成笑话说出去,真是可……笑!”

十五年了,一切都不同了,那个夏天的甜蜜与温馨,似乎是无比遥远的事情。

一日又一日的等待与期盼,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欺骗和抛弃,他在江湖上名声迭起受万众敬仰,她却在亲朋好友的白眼中未婚生子。

他只需要站出来说一声对不起,无论什么原因,她都能原谅他,但一直到死,他都不肯再见她一面。

她从原本的憧憬期待到担惊受怕,从担惊受怕变得幽怨失望,从幽怨失望变得痛苦绝望,从痛苦绝望变得悲愤怨恨,发誓要用最残酷的手段报复他,让他最珍视的东西化为齑粉。

她从好友林诗音手中偷偷抄录了一份《怜花宝鉴》,凭借这本一代怪侠王怜花倾尽毕生心血所著的绝世奇书,短时间内功力大进,更学到了王怜花的毒术、易容术、蛊术,以及波斯传来的摄心术。

凭借着种种武学和手段,她在短时间内就收服了一大批武林高手,并且成立了天尊组织,准备在时机恰当的时候给予谢晓峰致命一击。

但就在她准备行动的时候,他却突然死了,死的毫无征兆,死的无声无息,死的莫名其妙,让她一切的计划都化为虚无。

就算是完成了她的计划,统治了整个武林,负心人也再也看不到听不到,她的报复也永远无法完成。

从那一天起,她如同行尸走肉,虽然外表看起来并无异样,但内心却如同黑洞一般,吞噬了所有的激烈情感。

早晚有一天,所有感情流失殆尽,她就会真正无情无爱的天尊。

直到这一刻。

原本似乎已经遗忘的痛苦翻涌而出,说不清是甜蜜还是仇恨的复杂情绪交织成网,咆哮着沸腾着,不断向着周围扩散。

炽烈的感情其实从未平息,它们只是在沉眠,但感情愈是陈酿,也就越是甘醇,当有朝一日再次品味,仅凭余味就能醉倒苍生。

仿佛突破了某种界限,如有实质的浓烈情感流淌出了她的躯壳,留下的只有纯粹透明的自我。

就如同突然从盲人恢复了正常,天地一时明亮起来,万物变得无比动人,周围一举一动都映射在她的心中。

这并非五感所收集的信息,而是一种类似不需要的身体的触觉,只能感觉到周围万物的形状、重量、大小、触感、速度、冷热、位置。

在《怜花宝鉴》有记录这个境界,王怜花称之为花开见我,意为情花绽放得见自我,这也是宝鉴中有迹可循的最高境界,至于更高的层次,王怜花和沈浪夫妇都难以形容和描述具体修炼方法,只能让后人自己琢磨。

“果然不愧为女中豪杰,居然能够临阵突破,补足短板突破到大宗师之境,如此一来我也有了一点压力。”

慕容秋荻听若不闻视如无物,重金打造的断峰剑上迸发出耀眼剑光,还未出剑,剑气已经提升到了极致,一旦出剑必然石破天惊。

旁观的李寻欢也蓄势待发,临阵突破的慕容秋荻论实力已经不在他之下,而即将发出的一剑更是被江湖誉为毫无破绽的剑招,这种情况下,钱恒说不定留不住手,很有可能造成死伤,他自然不想出现这种情况,打算在危机时候出手救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慕容秋荻蕴养的剑气剑意也越来越盛,普通武人甚至直视都会感觉眼睛疼痛。

正常的武者对决从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方不会给另一方蓄势的机会,但钱恒艺高人胆大,却任由慕容秋荻蓄势。

他要展现无可匹敌的实力,在对方最强的时候击败她,种下自己不可战胜的印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