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地破天惊,天地俱焚(1 / 1)

近二十年来江湖之中的剑客多如牛毛,能够闯出名头者也数不胜数,但无论怎么计算,神剑山庄三少爷都是剑客中的最闪亮者。

自从二十年前击败华山派第一剑客游龙剑客华少坤,他剑试天下游走中原,一路身经百战,先后击败嵩阳铁剑郭嵩阳,血衣人薛衣人,巴山顾道人,威震天下。

当其时,武当木道人避而不战,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剑道尚未大成,剑道唯一在谢晓峰之上的大侠燕南天,早已消失了十余年之久,当下的江湖,神剑山庄谢晓峰已经隐隐有了天下第一剑的威势。

他的剑法浑然天成无迹可寻,如同天边的晚霞一样不可捉摸又绚丽多姿,每一个败在他剑下的人都心服口服,并且认为这辈子剑法都无法追寻上他的脚步。

生而神授,剑法天成。

这是百晓生为谢晓峰写下的评语,也是江湖人公认的评价。

钱恒一直很好奇什么样的剑法能够得到这样的评价,到了此时终于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如风如雨!如诗如画!

慕容秋荻剑光仿佛天边的第一道晨曦,初时柔弱但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光辉。

铺天盖地洞彻八方!

密密麻麻的剑气如同细密的刀锋切割钱恒的每一寸肌肤,剑气风暴中,常人甚至无法把握自己的位置,更不用说抵抗了。

但这并不是这一式剑法的本意,仅仅是它诞生时的影子,出现时天地的应激反应。

真正的危险仍然是那一剑。

大日初升,光芒万丈!

慕容秋荻的剑光彻底化为了太阳,与即将落下的真正大日交相辉映,一时间仿佛天有二日。

剑光的大日仿佛真正行于天际的恒星,横冲直撞百无禁忌,完全无视钱恒在空气提前布下的重重气劲,向着他砸来。

恐怖的剑光中蕴含着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破开所有阻隔,斩杀任何阻碍。

每一个毛孔都在向钱恒传递危险的警告,如同在刀尖上跳舞,在悬崖上飞驰,让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恨不得立刻施展绝世轻功逃离。

仿佛有一个声音回荡在空间中,在告诫他,这一剑无法正面抗衡,挡者必死!

但他就是不退!

在危险的刺激下,钱恒的精神却越发高涨,他的思维运转速度在死亡的压迫下赫然产生了飞跃,整个世界突然都慢了下来。

空气中漂浮的尘埃,声波在空气的传递,血液在身体内流动的响声,以及长剑在空中行进的轨迹。

一切都清晰起来。

大日还原成剑,在虚空不断蜿蜒前进,这轨迹无比复杂,似乎由无数弧线构成,连一点直线都不存在。

剑的轨迹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从最不可思议的角度和方向出击,又在即将命中的下一刻产生更奇妙的变化,令一切拦截都化作无用功。

空气中的气劲纵横,钱恒在刹那间就发出了数百道凝实气劲,却被剑器在间不容发间全部破掉。

遇水分水,遇石碎石,遇木斩木,遇火灭火,遇金断金,风可停雷可息,万物皆可斩,遑论人乎?所谓目无全牛游刃有余,既是如此。

地破天惊—天地俱焚!

这就是谢晓峰创造的绝世一剑!

在招式上,谢晓峰毫无疑问已经登峰造极,即使叶孤城的天外飞仙和西门吹雪的一剑西来也无法超越,或许只有燕十三的第十五剑能够更胜一筹。

如果是谢晓峰亲自出手,胜负尚未可知,可惜现在施展剑法的是慕容秋荻。

空间突然变得昏暗起来,如渊如海的长生真气从钱恒身上狂涌而出,化成惊涛骇浪深海大洋,弥散整个空间。

下一瞬间平衡打破,中正平和的长生真气转化成为风、寒、暑、湿、燥、火六种异种真气,然后又相互交织产生更多的变化。

风寒交织化为风寒之气,暑湿相合化为暑湿之气,燥火并生化为燥火之气……六气不断化合产生了数百上千种异种真气弥散空间,又相互影响生成更多的异种真气,一时间整个空间内潜流暗涌,让人不辨东西。

绝世一剑变化无穷生生不息,钱恒的金匮要略六气相生同样化生无穷,以生对生,以变化对变化,就是钱恒给出的应对。

她的五感被难以计数的混乱气劲误导蒙蔽,原本锁定的目标消失不见,再也找不到钱恒的位置,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方位,仿佛陷入了无底深渊。无穷多的异种真气生成,又被慕容秋荻的剑光斩灭,但更多的奇异劲气又滋生出来,不断侵蚀她的周身百骸,迫使她操纵剑器维护自身,她的剑光依然犀利,却在无止境的挥舞中变得迟钝和凝滞。

四面八方透来沉重的压力,不断消耗她的气力,原本明艳的剑光最终渐渐黯淡,最终停滞不前。

剑法虽未破,但毫无疑问,她败了。

此时的慕容秋荻,精气神都跌至谷底,整个人都说不出的疲惫,连眼皮都开始打架,她强撑精神,看着眼前的对手。

钱恒依然毫无变化,甚至气息都没有丝毫变弱,显然,两人的实力天差地别。

“此剑鬼神辟易,堪称武学至高的剑招,几乎穷尽了剑招的变化,怪不得谢晓峰能够以此败尽天下剑客。”

钱恒仍然在回味这一剑,闻言目视李寻欢,道:“可惜用剑的是谢晓峰,慕容小姐虽然剑术强绝,但也不过发挥出来此剑七成的真意。”

慕容秋荻极为意外,她自认之前一剑已经完全发挥出了剑招的十二成威力,无论剑意剑招都不逊色于谢晓峰分毫,却被钱恒说只有七分真意,不由撇眉道:“两位似乎有些高看谢晓峰了,此剑即使他用出来也不过如此。”

钱恒微微一笑,“此剑剑意未尽,谢晓峰来使此剑,一定还有新的变化,不会被我的六气相生耗到气力耗尽。”

慕容秋荻哼道:“他的武学早就对我倾囊而出,没有任何保留,他会的我都会,他不会的我也会。”言下之意就是不服钱恒的判断。

她也有骄傲的资本,仅仅三十出头功力就震古烁今,又领悟了花开见我的境界,稳稳进入了大宗师,江湖上能够胜过她的堪称凤毛麟角。

钱恒不置可否懒得解释,慕容秋荻的功力和心神都无愧于超一流,但武学修养却是短板,招式变化虽然进入了本能而发、发在意先的境界,但对比谢晓峰和钱恒这种大宗师巅峰却相差极多,在补上短板之前,她怎么也理解不了更高深的境界。

但是钱恒没有解释,李寻欢却跳了出来:“阿恒说的没错,这一剑虽然看似浑然天成,却有一处并不明显的破绽,若是浅薄之人,或许会以为此处只是破绽,但以我来看,这处破绽其实应该就是新的变化所在。”

李寻欢的话让慕容秋荻心头狂跳,她自然清楚这处破绽所在,但的确以为这处单纯就是剑招的破绽。

“谢晓峰很清楚这招的破绽,但他并没有说过还有后续变化。”

钱恒从地上拾起一截断枝,道:“我来出剑,你来破招,看看这一招到底有没有新的变化。”

红日再生,仅仅只是一刹那绝世剑招再次出现。

只是看了一眼,钱恒就完美再现了地破天惊—天地俱焚。

但他的剑并不如慕容秋荻霸道,没有大日横空的幻觉,有的只是更加神妙的变化,显示出更加高深的剑道修为。

破绽一闪而逝,但早就把此招烂熟于心的慕容秋荻一瞬间就把握住了机会,一击疾如风雷的刺击点向了破绽所在。

在她的推演中,下一刻就是钱恒左胸中剑前后通透的结局。

但事实却让她睁大了眼睛。

在剑尖即将触及钱恒的同时,钱恒的剑突然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如同日月交替黑白转化,后发先至从一个玄妙到极点的线路停在了她的咽喉。

“这就是剑招破绽后的变化之一。”

钱恒收剑,再次解释道:“这一剑的确是剑招的巅峰,但并不是谢晓峰的巅峰,能够破开这一招的人江湖上其实不少,但能够击败谢晓峰的剑却绝对没有这么容易。”

“任何有形的剑招都不可能尽善尽美,这一剑也不例外,但创造剑招的人却不会被自己的招式限制,随时可以化不足为有余,虚实变幻中,变化出新的招式。”

李寻欢也是若有所思道:“果然江湖传言不可信,这一剑虽然神妙,但也有其极限,只是不知道谢晓峰的剑法是否真的没有破绽。”

小李飞刀的根基就在于寻找破绽,只有找到了破绽才有足够的把握出手,才能例无虚发,所以他也很好奇传说没有破绽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他已经死了!”此时的慕容秋荻也已经看出来两人跟谢晓峰没有关系,收剑入怀道:“不过以钱公子的武功,他恐怕剑法再高十倍也不是你的对手。”

慕容秋荻显然已经察觉到了钱恒的深不可测,单论武功不比剑法,她自认现在的实力不会逊色于谢晓峰,但却连让对方挪动半步都做不到,这种表现委实可怖,虽然没有见过天下三绝,但她看来三绝也不过如此。

钱恒笑意盈盈,“虽然我认同你对我的评价,但要说谢晓峰已经死了,未免有些自以为是。”

慕容秋荻停滞不动,连心跳都几乎停止,沉默数秒后,勉强从喉咙中挤出一丝声音,“他没死?”

钱恒给出肯定的答复。

慕容秋荻突然变得生动了起来,仿佛从一个精致的人偶变成了活生生的人,充满了鲜活的气息。

她本来就是天下一等一的绝色,只是原本挥散不去的抑郁气息驱之不散,让人忽略了她的姿色,此时骤然变化,让李寻欢两人也觉得眼前一亮。

“告诉我他在哪,我会答应你的所有条件。”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