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十五剑(1 / 1)

当没用的阿吉握着剑的时候,他就成为了天下无双的谢晓峰。

纵然一身粗麻破布,血污满身,也无法掩盖一身神圣出尘的气质。

原本死寂的眼中重新燃烧着火焰,象征着死亡即将来临。

他深吸了一口气,极致的愤怒冲破了自我的封印,如海般的真气从隐秘窍穴翻涌而出。

“我去去就回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唯有鲜血才能弥补过错。

慕容秋荻远远跟着他,钱恒却留在了原地。

这场杀戮钱恒完全不关心,他将金匮要略和不死印法运转起来,盏茶时间就将老苗子两人救了回来。

长生真气流转过后,他们的身体没有丝毫伤病,肌肤也细腻光滑,看起来仿佛都是养尊处优的富贵人家。

钱恒拿出酒水自斟自饮,等待着谢晓峰的归来。

半个时辰后,谢晓峰抱着娃娃回到了屋子。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老苗子两人,似乎在怀疑自己的眼睛。

“你杀了多少人?”

谢晓峰身上并没有增添新的伤痕和血渍,但血腥味却大的仿佛从屠宰场出来。

“四十七个,我又杀了四十七个人。”

他的言语颤抖,仿佛在痛恨自己的作为。

“杀得好!”

钱恒举起一碗酒,扔给谢晓峰,“为世间除恶,当浮一大白!”

谢晓峰接过酒,却没有喝:“生命是世间最珍贵的东西,杀人只不过是迫不得已,怎么能说杀得好。”

钱恒哼了一声,“有些人已经不能被称为人了,他们只是豺狼虎豹吸血鬼,他们只会害人,杀掉他们就是有益于生民。”

三少爷或许对这个道理认识不太深刻,但阿吉却一清二楚,谢晓峰轻叹一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慕容秋荻冷冷一笑,“你的事情忙完了,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谢晓峰把娃娃放下,看着熟悉的佳人,嘴唇颤抖了一下,最终只说出对不起三字。

慕容秋荻不笑反怒,“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

谢晓峰头低了下去,此时的他仿佛又变成了没用的阿吉。

钱恒笑了笑,“杀了人的阿吉已经不是阿吉了,只会是谢晓峰。”

慕容秋荻步步紧逼,“你不会还想接着流浪,过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吧?”

谢晓峰心中迷茫,他也不知道未来要做些什么,到哪里去寻找平静的生活,远离纷争。

“你是不是觉得世间如苦海,到处都是不如意,想逃又逃不掉?”

谢晓峰并没有回答,但他的眼神却告诉了钱恒答案。

“法华经上说: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佛陀以大智慧大毅力发宏愿——愿普度三界众生,使万灵得以解脱入极乐世界,你觉得佛陀的宏愿怎么样?”

谢晓峰道:“佛陀宏愿,堪称伟大。”

钱恒露出了意味难明的笑,“如果有人明知世界无常、众生苦难、善者受难、恶人嚣张,却要以大智慧大毅力扭转一切,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谢晓峰动容道:“如果有这种人,毫无疑问是圣人在世,佛陀亦不及。”

他的目光投向钱恒,“这种人,应该只存在于传说中吧?”

钱恒哈哈大笑,“在我的世界,有过很多这种人,而且他们曾经成功了。”

笑声持续了好一会儿,谢晓峰道:“你想要成为这样的人?”

钱恒摇摇头,“我做不到。”

“不过如果我的事业有所成就,起码会比现在的江湖强得多,我需要你来帮我。”

谢晓峰沉默,如果不是被迫,他再也不想杀人,更不用说加入一个神秘组织。

“我知道你不想杀人,我也不需要你杀人。”

谢晓峰依然没有回应,他知道自己的名声就是一把锋利无比的武器,任何一个组织在有了谢晓峰的招牌后,组织成员的剑都会变得更有杀气。

“也不需要你抛头露面,你可以继续选择隐姓埋名。”

谢晓峰的头颅抬了起来,他有些疑惑对方的目的。“你可以当成自己找了一个比较少见的工作,这个工作就是研究武功。”

谢晓峰心下恍然,这其实和让他亲手杀人区别不大。

“除了我之外,你的研究成果可以选择保密,不过即使基本薪水,也足够你能够过上凑合的日子。”

钱恒的条件实在太好,谢晓峰的讶异已经浮现在脸上,他不明白这个陌生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过我有一个附加条件,如果你想要辞职,必须走提前一个月递交辞职报告。”

……

谢晓峰接受了这份名为研究员的工作,在顶头上司慕容秋荻的监督下告别了娃娃一家,向着江南七星塘走去。

那里是钱恒认定的武学研究院,也是新组建势力的总部。

燕十三已经在那里等待多时,原本隐居的他在听到李寻欢带来的消息后,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谢晓峰。

单纯论剑客,三十年前起,第一个十年属于大侠燕南天,他的神剑无人可挡,而燕南天失踪后不久谢晓峰就击败薛衣人名震天下,称雄第二个十年。

当时的燕十三年纪虽然比谢晓峰大,但不过只能和薛衣人平分秋色,自认不是谢晓峰的对手,于是苦心练剑,终于把家传的夺命十三剑推演到了前无古人的境界,创出了第十四剑。

他决定挑战谢晓峰,却在神剑山庄中看到了一口黑色的棺材,棺材上就是神剑山庄流传了两百年之久的天下第一剑。

失去了对手的他把自己的剑沉入了翠云峰的绿水湖中,归隐于山林之中,直到听到了谢晓峰未死的消息。

此时燕十三手拿着一把小刀,与李寻欢面对面而坐,两人手中都有一截木头,各自雕刻。

李寻欢雕刻的依然是林诗音,他的作品永远都是她,无数次的刻画已经让他熟极而流,但他依然投注了全部的心神。

燕十三雕刻的却是一把剑,一把曾经陪伴他闯过无数生死险关的剑,但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它。

两人几乎同时完成了雕刻,燕十三把拭木剑,一招一式的演练家传剑法,但李寻欢看得出来,他的心神并不在剑法上。

即使如此,他的剑法也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杀气,这是从尸山血海中锤炼出的杀人艺术。

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满了非你即我的凶残,并且伴随着招式的演化越加残酷。

在李寻欢都产生了身处修罗沙场的错觉时,杀气突然变得如有若无,燕十三的剑式变得极为简陋,似乎是一个刚刚学剑的人,连剑都握不稳,剑道轨迹歪歪斜斜,划出一道极为平常的剑光。

但李寻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平常的一剑看似简陋,实际上完全不逊色于谢晓峰的地破天惊—天地俱焚,甚至杀伤力隐隐有所超越。

因为它已经是杀戮的本身,抛弃了一切变化和花俏,收敛了所有光华与杀气,单纯的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

即使李寻欢正面应战这一剑,也没有任何办法保全自己,只能以小李飞刀对攻,拼个同归于尽。

燕十三神游物外,他似乎感应到了李寻欢一闪而逝的无上刀意,平常剑光突然嗡嗡作响,如同响尾蛇一样颤动了起来。

一股更加可怕的剑意诞生了,如果说刚才的第十四剑代表着杀戮,这新产生的第十五剑就意味着杀戮带来的后果,它是纯粹的死亡之剑。

杀戮并非不可抵挡,但死亡却没有任何人可以避免,当死亡来临,再强的人都只能接受最终的命运。

这纯粹死亡的一剑并没有目标,但李寻欢却刹那间进入了万物皆空的境界,世界在他的眼中,变成了线条和图案构成的复杂集合,这些线条随生随灭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代表着万物的破绽和缺陷。

小李飞刀本就无坚不摧,当它击中破绽时,更加没有人能够抵挡,这也是例无虚发的根源。

但此刻他却找不到出手的时机,燕十三的第十五剑是真真正正的有了自己生命的一剑,它并非没有破绽,但它的破绽变幻速度之快,他根本捕捉不到。

这也意味着如果当面一战,他必死无疑。

“咔嚓!”

这是木头破裂的声音。

木剑承受不了第十五剑的存在,寸寸断裂化为木屑飘扬空中。

燕十三从迷离中惊醒,看着飞扬的木屑,若有所思。

“这一剑,很强!”

李寻欢在脚下挖土,准备给埋下木偶。

“你现在还要和谢晓峰一战吗?”

燕十三点点头,“这一战,无可避免。”

他已经看到了长生诀,也知道了武林即将产生剧变,但多年前的心愿并没有动摇。

“如果我胜了,我就随你去见见那个人,如果败了,那就麻烦你把我埋在我隐居的枫树林里,那里的景色很美,我很早就决定埋在那。”

李寻欢把木偶放入挖好的坑里,填入泥土,“其实,无论胜败,你都要去见他的。”

燕十三不明白李寻欢的意思,但也没有追问,他缓缓伸直了佝偻的背,望向了远方。

一股烟尘袅袅升起,他要等的人已经到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