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起死回生(1 / 1)

谢晓峰和燕十三见面的地点在一条小桥上。

围观者只有慕容秋荻、钱恒、李寻欢。

谢晓峰在见到燕十三的时候就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他不想死,所以只能胜。

“这一战,实在是武林近年来最巅峰的一战,无论谁胜,未来一两年内必然能够顺利突破到半神。”

“唯一可惜的是,两个人都用的不是自己的剑。”

燕十三用的是九韶定音剑,谢晓峰用的慕容秋荻的断峰剑。

两个江湖最顶尖的剑客化身成狂风雷电,暴雨倾盆般的剑气在两人周围呼啸穿梭,把一切事物搅得稀巴烂。

即使是一流高手,贸然进入剑气的风暴中,也会被撕成碎片。

慕容秋荻眯起眼睛,她如今虽然在江湖上罕有敌手,此刻也绝非这两人中任意一人的对手。

“你真的有把握分开两人?”

钱恒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我虽然实力比两人高上一筹,但分开生死对决中的两人一筹实力可不够。”

现在的钱恒之所以不逊色于天下三绝,主要凭借的是匪夷所思的不死印法,单论武学修为还差了一些。

慕容秋荻却没有任何异样,她早就看出了钱恒之前在说谎。

“也好,死在燕十三的剑下,也是谢晓峰应有的归宿。”

李寻欢脸色复杂,问道:“你就这么肯定败的一定是谢晓峰吗?”

“我不知道。”

慕容秋荻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之中,“本来我是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但是在见到他之后,却又下不了手。我自己下不了手,现在正好,如果燕十三杀了他,我就和他一笔勾销,如果他能够活着,我就原谅他,再给他一次机会。”

钱恒没有说话,他明白慕容秋荻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来,天尊被他吞并后,慕容秋荻丧失了所有手下,而谢晓峰同样作为新组织的人员,是她可以直接影响的人,还未平息雄心壮志的她,必须要抓住一切资源和机会,构建自己的小团体。

钱恒对慕容秋荻的小动作一清二楚,但却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只要不耽误他的目标,其他一切钱恒都非常大方。

“你觉得他们谁能赢?”

慕容秋荻没有犹豫道:“谢晓峰从出道以来,生平三百一十七战,只败过一次,但也是败在移花宫主邀月身上;燕十三自从辽东成名来,生平三百五十四战,却一共失败过九次。”

能够从移花宫邀月手上全身而退不仅不算耻辱,更应该说是荣耀,也是这一战之后他才隐隐有了天下第一剑的名头,若非燕南天不知生死,这名头已经成真。

“如果单论失败次数,你们谁加起来也不如我。”

钱恒的思绪飘到了故乡,想起了被考试支配的日子,但如今剩下只剩下怀念。

李寻欢道:“你们来之前,我看到了燕十三的第十五剑。”

他的神色有着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一剑,恐怕就算是天下三绝也只能引颈受死,这是不属于人间的一剑。”

言语的描述总是无力,一切都比不上亲眼目睹。

此时的两人的剑意剑气都提升到了平生未有的巅峰,心气神体技完美融为一体,人剑合一,如同两把神剑降临人世,在大地上一决雌雄。

谢晓峰的天地俱焚已经被彻底破掉,但此时的他已经成为了剑道的化身,无数妙招剑术在心头流淌,他的每一招都是神妙到极点的招数,随生随灭层出不穷,如同生命般繁衍子子孙孙,又仿佛滔滔大河无有穷尽。

燕十三化身修罗杀神,九韶定音剑发出呜呜的剑啸,如同九幽吹来的阴风透骨冰寒,又仿佛地狱鬼怪的呼喊动人心魄,杀戮的剑光带走一切生命,宣告死亡的来临。

杀戮虽然狠绝,却无法屠尽苍生,生灵虽然柔弱,却生生不息,时间流转,会拂去杀戮带来的阴霾和伤痕,岁月交替,生灵发展壮大,带来新的希望。

如果没有新的变化,谢晓峰胜局已定。

燕十三眼神再次迷离起来,他想起了三十多年来的过往,想起了儿时父亲的教导,想起了死在自己手下的冤魂,想起了年少时她的笑声……

高手对决,分神就是找死,就算是天下三绝面对谢晓峰,也要全神贯注,哪怕只是一刹那的破绽,也会被他利用。

断峰剑的剑锋已经离燕十三的咽喉只有三寸,这种劣势,就算是谢晓峰本人也只能闭目等死。

但燕十三不同,他还有不属于人间的一剑。

第十五剑。

不祥的颤音穿透了剑气风暴,这是死神的丧钟,阎罗的判决。天地仿佛破开了一个口子,淡漠无情万物终结的气息从空洞处流淌到人间,整个世界变成了冥府阴土。

九韶定音剑突然有了自己的生命,它发出异样的剑啸,如同扭动的毒龙,贪婪的向着谢晓峰冲去。

死亡的剑风穿透了谢晓峰的身体,明明只要前进三寸就可以终结对方,他却怎么都做不到。

生生不息的剑气如同遇到了克星,成片成片的凋零,脑海中无穷的剑招面对这死亡的一剑,起不到任何作用。

死亡面前,万物平等。

断峰剑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断成了两截,连同着天下无双的谢晓峰一样,一同步入幽冥。

饱饮了人血的魔剑发出满足的颤音,带着它的战利品重返地狱,天清气朗,只剩下一片狼藉。

慕容秋荻第一时间飞上去,紧紧抱住没有气息的谢晓峰,捂住他不断流血的胸膛,完全丧失了分寸。

九韶定音剑穿胸而过,他的心脏已经被剑气冲的千疮百孔。

“救救他!”

慕容秋荻的泪水染湿了整个前胸,她抓住钱恒的衣服,声音已经沙哑:“救救他,你不是说要让他给你打工吗?求求你救救他!”

燕十三出手点出了伤口处的穴道,降低了流血,他嗓音低沉:“这种伤势,就算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

燕十三不仅仅是天下顶尖的剑客,还是站在医道巅峰的神医,在外科一道上,堪称此世的第一。

李寻欢的目光也看向了钱恒,“你不是只要没死多久的人都能救活,现在到了检验真相的时候了。”

钱恒摇摇头,对慕容秋荻道:“不要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你不是恨他恨得要死,如今他死了却仿佛死了老公一样。”

“他就是我的相公!”慕容秋荻擦了擦眼泪,斩钉截铁道:“只要你能够救活他,我慕容秋荻发誓永生永世不会背叛,任你驱使,若有违反,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痴男怨女果然是最不可琢磨,钱恒暗叹,恐怕慕容秋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为谢晓峰做到这个地步。

原著的她虽然也是爱恨交加,恨意远大于爱意,好几次真的差点就杀了谢晓峰,只是最终没有真的杀掉他,所以也不清楚自己的底线。

他运转金匮要略,长生真气注入谢晓峰体内,然后在他的意念下失衡变成了五行真气。

金行真气性质凝聚,暂时替代了破碎的心脏组织;木行真气遍布全身,维持着细胞的活力;水行真气渗入血液组织液等液态组织,把混成一团的液体重新分离并归位;火行真气在心脏和肺部活跃,促进血液的流动和新鲜的空气;土行真气依附于谢晓峰本身的真气,土行真气足够沉重,压迫着其他真气让它们无法流动,防止出现更复杂的情况。

这就是五行相生最典型的应用,只要他功力没有耗尽,就算是被五马分尸的人一时半会都死不了。

但仅仅是这样并不够,甚至六气相生也不行,六气相生虽然精妙,但本身偏向于化解各种疾病和异种元气,不可能把破碎的心脏重新长出来。

“这一次要消耗他十年的寿命。”

不死印法运转,谢晓峰身体中生机和寿元被激发,转化成了如有实质的生气流转全身。

他的细胞分裂速度暴增上百倍,原本残缺的组织结构不断滋生,破碎的心脏开始缓缓修复。

谢晓峰流浪了八年,每日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饥一顿饱一顿,整个人瘦削无比,根本没有多少多余的脂肪,所以也没有足够的营养物质作为新陈代谢的能源。

钱恒只能分解自己部分脂肪,化成营养物质,然后溶入土行真气输入谢晓峰体内,确保治疗能够安全进行。

这场治疗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直到月色升起,才告一段落。

谢晓峰的身体焕然一新,新生的心脏无比强壮,跳动中为周身带去新鲜的血液。

钱恒放松了一直压制着的精神,唤醒了死而复生的谢晓峰。

当谢晓峰睁开眼睛的时候,李寻欢和燕十三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起死回生,这种只有神话中的事,居然被他做到了。

“其实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江湖上时有发生,我想要做的事,就是让这种不可思议变得寻常。”

死而复生的谢晓峰虽然身体很健康,但脑袋还混沌一片,分不清自己身在地府还是人间,呆呆的看着慕容秋荻在自己怀中恸哭。

燕十三明白了钱恒的志向,“你认为武学能够改变上千年来形成的秩序?”

“你眼前发生的一切不就意味着我稍稍颠覆了生死的秩序?”

燕十三稍稍停顿,“我想听听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