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盗帅楚留香(1 / 1)

“姬大侠,我们有件事想要向铁前辈求教,不知道可否帮忙通告?”

姬冰雁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他扫了一眼九大派的代表,想要露出一丝笑容,但似乎是平常很少笑,露出的表情却非常诡异,嘴角翘起但眼神没有丝毫笑意,典型的皮笑肉不笑。

“如果你们是想要问铁祖师的状态,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

天凡大师双手合十口宣佛号,“大侠请讲!”

“你们现在可以去新华书社买一本名叫长生诀的书,每本二两银子,看过之后你们就会知道怎么回事了。”

姬冰雁又哼了一声,“不过我劝你你们最好等到行动结束后再去,不然一定会让行动出现差错,到时候就不要怨我了。”

玉玑道长躬身行礼,道:“多谢姬大侠告知,我们一定会注意。”

姬冰雁面无表情,但心中冷笑,他才不信对方能够听从劝告,不过这也不关他们的事。

楚留香的要求只是覆灭青龙会,铁中棠本身也没有想要赶尽杀绝,只要摧毁他们的江湖霸权,这一点在精确的情报下,基本是万无一失,就算有漏网之鱼,他们也绝对不敢再打着青龙会的名义出现了。

目送姬冰雁离开后,九派各自分开,传递消息调动高手,准备发动雷霆一击,力图一天之内摧毁青龙会的中上层,然后吞并下层和各种资源。

一场震惊江湖的战斗蓄势待发。

……

铁中棠下榻的院子中,出现了一个风流倜傥、英姿勃发的公子哥,他手持折扇身带奇香,走路时更是无声无息,显示出登峰造极的清宫造诣,正是名满江湖的盗帅楚留香。

不苟言笑的姬冰雁在看到他之后也露出了牙齿,上前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怎么才来?”

“我要走开了,还有谁能够监视方龙香?”

两人边说边走,穿过走廊水榭,到了一间阁楼前,打开房门,铁中棠正在自斟自饮。

“年轻真好,这清溪流泉的味道依然是这么让人迷醉。”铁中棠一脸怀念,他实在很久没有尝到这个味道了。

自从二十年前妻子水灵光逝世,他就再也没有尝到这熟悉的味道。

楚留香笑意盈盈道:“师公想喝的话,我让蓉蓉多酿制一点。”

铁中棠摇摇头,“还是不要了吧,喝它就会让我想起你师傅,自从返老还童,我就感觉有些对不起灵儿,当年我应该陪她一起走的。”

“师傅在天之灵,肯定不会愿意师公去找她的。”楚留香潇洒不羁,直接坐下,把酒杯上都斟满,双手举起道:“祝师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铁中棠稍稍一愣,终于想起了明天就是自己的生辰,摇头苦笑道:“难得留香还记得我的生日,我自己都不记得了。”说完接过酒杯,一口饮尽。

此时小厮送来菜肴,姬冰雁也坐下,几人边吃边聊,有滋有味。

“说起来你的病还真的好了?”姬冰雁仔细观察了半天,确定楚留香的鼻子不再是摆设,终于忍不住问道。

楚留香点点头:“钱大夫医术出神入化,我的小毛病他只花了半天就搞定,当时我也被吓住了。”

铁中棠咳嗽道:“你这虽然是小毛病,但想要治愈,可算得上是难如登天,当年神医万春流,妙郎中梅二先生都束手无策,想不到宝芝林这位居然轻易就治好了你。”

楚留香感慨道:“钱大夫的医术的确高明,但让我最感叹的是他的菩萨心肠。”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当时我想跟他学医,只要能够学到他的一半本事,就能和他一样治病救人,但他却对我说过,学医救不了大明。”

“我当时不太理解,但现在已经明白了他要做的事有多伟大,那完全是圣人一样的人物。”

铁中棠和姬冰雁越听越迷糊,他们两人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只是知道楚留香在为钱恒做事。

姬冰雁皱起眉头道:“我承认钱大夫创出长生诀且不敝帚自珍是圣人一样的行为,但这件事难道还有后续?”

楚留香点头道:“这件事和对付青龙会都只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他真正想要做的事,只有我和老胡知道。”

“不过现在也可以告诉你们了。”

铁中棠两人神色凛然,听着楚留香一点一滴把钱恒的抱负和志向说了出来,终于色变。

姬冰雁冷冷道:“这么说,我们在北方对付青龙会,就是为了调集中原正道的力量,防止他们对付南下的钱恒了?”

他心思电转,在听到钱恒图谋江南的同时,就猜到了楚留香对付青龙会的原因。

楚留香嘴角翘起,“冰雁你还是这么聪明,果然一点就透。”铁中棠问道:“那个什么天尊组织真的控制了江南地区?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楚留香嗯了一声,“千真万确,天尊组织三年前就控制了江南地区六成帮派,如果不是几大世家牵制,整个江南地区都会统一在一个声音下。”

“既然对方这么强,那你们凭什么蛇吞象,不怕被撑死了吗?”姬冰雁质问道。

“天尊组织虽然庞大,但有一个致命弱点,而这个弱点,就是我们可以拿下对方的根本原因。”楚留香语焉不详,并没有透露更多的情况。

姬冰雁哼了一声,“这种麻烦事,你不是向来很讨厌,为什么如今反而卷入到了这滩浑水中?”

铁中棠叹息起来,“留香讨厌麻烦事,那是因为他觉得没有意义,但他一旦决定要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姬冰雁沉默,作为楚留香的挚友,年少时一起闯荡江湖,甚至留下了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的名号,他怎么会不知道楚留香的脾气。

“你们要做的事,几乎是和全江湖为敌,朝廷也不会放过你们,早晚有一天,你们会粉身碎骨!”姬冰雁双拳紧握,语气坚决,死死盯着好友。

楚留香淡淡道:“那又怎么样?”

楚留香从来都不是怕死的人,甚至在场三人没有一个是怕死之辈,死亡只能恐吓凡人,对于英雄豪杰来说不过如此。

“死则死矣,你就不怕死后也不得安生,被扣上邪魔外道的帽子永世不得翻身,在史书上留下万年的骂名?”

铁中棠笑道:“要做事,就不要考虑以后怎么这么,当年要是魔师没有消失,或是让元廷找到了魔师留下的传承,我们现在还是乱臣贼子呢。”

楚留香也呵呵一笑,“钱大夫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我觉得很有意思。”

“故事很简单,就是一群人推翻了朝廷的统治,成为了新的统治者,为了肯定自己,他们详细重新书写了历史,于是很多年之后,他们书写的历史成为了真正的历史,所有人都深信不疑。”

“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姬冰雁摇摇头。

楚留香冷笑道:“他们就是姬周王室,也就是你的祖宗。”

姬冰雁脸色发红,“就算他们篡改了历史,那也是因为他们是胜者,他们有足够的力量,但是你们三个人就想要颠覆江湖,未免有些痴人说梦。”

看到好友依然嘴硬,楚留香声音低沉,“冰雁你就真的没有一点触动吗?”

姬冰雁有些迟疑,他顿了一下道:“我十年艰苦创业,现在也算家财万贯,在兰州算得上一号人物,怎么可能陪你和胡铁花这浪子去做杀头的买卖?”

楚留香继续追问,“这真的是你想要的?你还记得以前的志向吗?”

姬冰雁终于说不出话来。

这十多年他虽然积蓄了大量财富,但却几乎忘记了笑是什么滋味,每到深夜,他就怀念起与好友一起畅游江湖的日子,当时虽然很穷,但每一天过的都很开心。

初出茅庐的三人一起行侠仗义,随着自己的脾气恣意妄为,根本不在乎正邪,凭借着超人武功劫富济贫,把劫来的财富分给穷苦大众,也就是这个行为让楚留香得到了盗帅的称号。

后来三人认识了华山派的高亚男,他和胡铁花同时爱上了这个英气勃勃的女人,两人约定好公平竞争,各施手段想要夺取美人芳心,无论胜负依然是好友,最终自己失败看着好友抱得美人归。

本来事情到此为止,他也会默默祝福这对新人,但胡铁花实在不当为人子,居然在成婚当日落荒而逃,他大受刺激疯狂酗酒,然后不告而别逃离了伤心之地。

一晃就是十余年了。

“我当然记得!”姬冰雁犹豫了一下,“但是我不会加入注定的失败,除非你们能够证明你们有成功的希望。”

说到这里,姬冰雁又诚恳道:“不过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帮你们收尸,并且把你们的故事记录下来。”

楚留香哈哈大笑,他笑的上气喘不上下气,看上去就好像要窒息一样。

铁中棠敲了敲桌子,发出咚咚的声音,“不要再调戏小雁了,把你的依仗给他看看吧。”

楚留香终于止住了狂笑,他看着一直稳如老狗的师公,心悦诚服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师公早就看出了端倪。”

桌子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瓷瓶,它样式简单看起来非常普通,在外边顶多几十个铜钱就能买到。

楚留香拧下瓶口,一股沁人心脾的奇香刹那间出现,姬冰雁感觉呼吸间真气就醇厚了一分,不由得色变。

“这个呢,叫做无极仙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