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大暗黑天(1 / 1)

钱恒面带微笑,看着两大宗师施展看家绝学,同时竭力记录。

整个大厅中,以他和躺倒一片的家丁们为中心,数百种稀薄的异种真气弥散在空间中。

有的真气对温度敏感,有的真气对物质敏锐,有的真气若有若无,有的真气如丝线般细微,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难以察觉。

在这些稀薄真气的笼罩下,空间内一切变化钱恒都了如指掌,甚至包括武者体内真气的运转也纤毫毕现。

任何武者在范围内施展武学,都会被他探查到真力运转,从而从容偷学到武功真髓,之前谢晓峰的剑法和现在的灵犀一指,都不例外。

这种法门也是金匮要略六气相生境界的能力,也是他有把握通读天下武学的根本。

通过秘籍学习,又怎么比得上活生生的武者亲自演示明确和清晰。

原陆两人都是轻功盖世之辈,陆小凤的凤舞九天传承许久,腾挪转换之间如同大鸟浮空华丽舒展,原随云的轻功却是他糅合数种轻功绝学自创,如同蝙蝠一样凌空滑行行迹诡异,丝毫不逊色于对方。

陆小凤一指带起凌厉指劲破开原随云的流云飞袖,却迎来了隐藏在袖子后的罗汉拜佛,这一招正是少林降龙伏虎罗汉拳中的招式,法度严谨攻防一体,最是克制指法。

但灵犀一指又岂是普通指法,陆小凤双指微动,同时身形也在空中舞动,瞬间就从正面转到了原随云侧面,指劲更是隐隐笼罩对方身侧几大要穴。

没有能够突袭成功,也完全在原随云的意料之中,他轻展身姿变拳为指,与陆小凤对应在空中滑动,以指代剑施展出了峨眉派三大剑法的柳絮剑法。

这套剑法剑光绵密,如拔丝、如肃茧、如长江水河,滔滔不绝,不但招式奇幻,而且陷阱重重,堪称是天下剑法中最善于防御者,即使对方功力高出一个层次,也难以攻入。

陆小凤的指劲甫一进入剑圈,就被搅的支离破碎徒劳无功,只能施展身法继续转换角度,寻找新的破绽。

双方你来我往攻守不断易位,你来我往打得极为好看,但两人始终不曾有身体上的接触。

陆小凤在交手第一招就知道对手武功之高,还要在自己之上,加上之前对付家丁消耗过大,自身根本没有取胜可能,所以打定主意要以拖延消耗为主,为后续两场奠定胜机。

他对西门吹雪和花无缺的实力极有信心,认为只要给两人足够的休息时间,足够击败原随云。

只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原随云未免也太过配合,居然不以功力上的优势逼迫自己硬拼,他的轻功不在自己之下,如果一味硬拼,是肯定可以能够得偿所愿的。

于是这场战斗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最终以陆小凤认输为结束,但此时西门三人都已经恢复到了巅峰,而原随云反而有了不小的消耗。

“下一场我来!”西门吹雪执剑向前,锐利眼神看向原随云,“我不占你便宜,你可以调整内息,休息好了我们再打!”

陆小凤大急,他没有想到西门吹雪居然搞出这么一套,浪费了自己苦心构建的优势,但又不好说什么,他了解自己是说不定这个死脑筋的,毕竟,他是西门吹雪。

原随云也有些动容,但却道:“不必,我不需要休息!”

西门吹雪眼神冰冷,他也没有继续劝告,只是拔剑出鞘。

原随云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柄长达三尺的洁白玉箫,这把箫散发着淡淡荧光,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兵器。

陆小凤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这是东海玉箫道人的白玉箫!”

玉箫道人也是老一辈的宗师高手,只是九年前就销声匿迹,但现在看着手持白玉箫的原随云,他的下场不言而喻。

一道剑光无声无息升腾而起,如同暗夜中的弯月清冷冰寒,又如同冬日的初雪般飘忽不定。

他的剑不如谢晓峰一样生机盎然变化无穷,也不如燕十三简单直接直指大道,但却无情无爱宛若天道。

这种如神魔一样的剑道,几乎抽离了人性,把自己化为了苍天,代天刑罚诛戮罪人,如果不是世界的限制,或许他已经成为了天道的刽子手。

天道寂寞,凡人近之亦然,即使只是通过真气的间接体会,钱恒就感到了西门吹雪心中万古不化的冰寒,那是人性不能温暖的极地,他甚至怀疑孙秀青是怎么能够在他的心中留下一席之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