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元气瘟疫(1 / 1)

刀光剑影闪烁不停,陆小凤和花满楼打得激烈,实际上的伤亡却是西门吹雪造成,已经有十余名家丁死在他的剑下。

这个世界中依然没有超脱低武的范畴,一名绝代剑客的杀伤力远远超过同级拳脚高手,除非武功高一档,不然空手面对持械就束手束脚。

花无缺眼下就面对这种困难,削铁如泥的神兵和难以琢磨的清风十三式,让他隐隐后悔自己的托大。

如果同样持械,他有把握十招之内就把金灵芝击败,而不是现在不上不下。

情势越来越不妙,陆小凤眼看已经没有可能拿下原随云,怒喝道:“我们退!”三人也一同爆发,绝招尽出,冲到了花无缺旁边。

花无缺也知道事不可为,只能退回三人身边,准备逃出无争山庄,未来再做计较。

原随云依然没有上前阻止,任由四人各展绝艺,杀得自己的手下溃不成军。

越是施展武功,几人的精神气力消耗的就越快,真气对于晋升先天的内家高手能够快速回复,但力气和精神却必须要足够的休息才能恢复。

在原著中,峨眉掌门独孤一鹤实力明明还在西门吹雪之上,却被天禽派掌门霍天青提前消耗了精力,最终死在西门吹雪剑下,就是这个道理。

上百个组成阵势的高手,四人根本没有能力全部杀掉,就算勉强施展类似天魔解体大法的法门做到了,也不会是养精蓄锐的原随云对手。

“其实有一个问题我还没有搞明白,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今天在这里的呢?”

“因为你不了解女人心啊!”

一个声音从绝对不可能的地方传来,原随云如同受惊的大猫,瞬间拉出重重残影,跑出了十丈之外。

他之前位置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两名陌生青年。

一个人身形高大豪气干云,眼神炯炯有神,鼻梁高挺,看起来极有男子气概,正是楚留香的好哥们胡铁花。

另一个人自然就是钱恒。

原随云双目失明,他早就把听声辨位这种能力进化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三五十丈内的动静尽收耳底,十丈之内更是可以听到他人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但直到现在,他都听不见钱恒的存在。

胡铁花在他的知觉中如同瞬移一样出现,但气息虽然强盛,也不过只不过是一流高手,根本不可能是让他脊骨发凉的高手。

原随云无法察觉的钱恒存在,他只能通过周围其他人的反应确定有一个人的存在,也就是刚刚说话的人。

“是谁?”

钱恒轻轻一笑,“鄙人钱恒,现为凤凰社社长,见过蝙蝠公子!”

再次听到了声音的原随云平静下来,苦笑一声,“想不到今天我真的成了众矢之的。”

他看着低下头颅的金灵芝,“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吗?”

金灵芝不敢直视他,沉默以对。

胡铁花上前一步,挡在了金灵芝身前,“女孩子是要拿来宠的,而不是陪你掺和不能见人的鬼事!”

家丁们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直接包围了三人。

新的生力军出现,陆小凤几人极为意外,但也明白了还有另一股势力黄雀在后,于是立刻提高了警惕。

“钱大夫,好久不见!”陆小凤和钱恒打了招呼,“你们也是来找原随云麻烦的吗?”

钱恒点点头,“没想到居然和你们撞到一块了,更想不到你们居然真的解开了当年的迷案。”

两队人相视而笑,如果不是周围无争山庄的家丁们一直煞风景,看起来马上就要一起喝茶。

钱恒的确没有太多心思,但陆小凤却只是表面镇定,他可从来不知道钱恒还有一身高明的武功,更没有听说过什么凤凰社。

一道剑光如海啸升腾,在空气中划出一条真空通道,整根插入了墙体,止住了原随云的脚步。

“原庄主请留步!”

原随云的咽喉离飞剑只有一寸距离,若非他反应神速,现在已经被洞穿脖子。冷汗从两鬓渗出,原随云真的待在原地一动不动,根本无法掌握钱恒位置的他接不下对方认真的一剑。

这位凤凰社的社长武功完克他这种瞎子,让他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此刻他又痛恨起自己失明的事实,若非如此,凭借他的武功想要逃走绝对不难。

与此同时,他的家丁们突然仿佛患上了重病,种种千奇百怪的症状出现在了他们身上。

抽搐、恶寒、发热、寒战、乏力、昏迷、肌肉酸痛、盗汗、冻疮、多汗、鳞屑、疱疹、皮肤干燥、丘疹、瘙痒、湿疹、头痛、头晕、畏光、耳鸣、耳痛、鼻出血、鼻塞、咳嗽、口干、牙痛、气喘、心悸、呼吸困难、恶心、反胃、腹痛、腹泻、腹胀、痢疾、胃痛、癫痫、咳血、呕吐……

各种想象得到想象不到的病状让这些高手们迅速丧失了战斗力,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这些江湖上三流高手就全部躺了一地,现场情形之诡异,让陆小凤四人不由毛骨悚然。

看着躺倒一地不断呻吟哀嚎的家丁,陆小凤不由咽了一口口水,他想象不到有什么毒药能够达成这种效果,小心翼翼的避开病人们,走到一处空旷处,“钱大夫好手段,不知道您是怎么做到的?”

钱恒看着陆小凤战战兢兢的模样,不由好笑道:“这不是什么毒药,只是我的独门武功中的一招,名字叫做元气瘟疫,简称气瘟,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在场众人倒抽一口凉气,如果说是毒药造成的效果还能够接受,但用武功转瞬间横扫上百高手实在是骇人听闻,就算是天下三绝恐怕也难以做到,或许只有传说中的魔师才可以。

原随云心头冰凉,知道自己再没有逃脱的可能,反而镇定了下来,好奇心起,追问道:“不知道钱社长练的是什么功法?”

“你们应该没有听说过,它的名字叫做金匮要略。”

花无缺仔细思考了这个名字,最终一无所获,“莫非是钱大夫自创的功法?”

钱恒摇摇头,“这门功法的创造者我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是,江湖八大神功应该都比它差上一筹。”

花无缺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他对自己所练的明玉功很有自信,这门功法的练到最高境界就是半神,邀月就是依仗它称雄世间,因此对钱恒的话不太相信。

“不知道钱社长准备怎么处理我?”原随云看出钱恒丝毫并不打算赶尽杀绝,于是出声相询。

“当然是把你绳之以法,交由朝廷明正典刑!”陆小凤语气急促,他也看出来了钱恒似乎另有打算,于是先用言语试探。

钱恒呵呵一笑,“按我的意思,我会把原庄主带走,不过我毕竟是后来者,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江湖之中向来以武功说话不妨你们比试一场,若是原庄主获胜,他就随我走,如果是他败了,就交给你们处理。”

陆小凤眉毛挑起,没有想到钱恒居然搞出这么一个方法,他立刻得寸进尺道:“我们四人和他的手下鏖战许久,他却神完气足,如果只打一场的话不太公平,不妨搞个三局两胜怎么样?”

钱恒不置可否,金灵芝却怒道:“你们好不知耻,如果不是我们出手,你们最多狼狈而逃,怎么还能在这大言不惭……”

“够了!我可以答应你们!”

原随云打断了金灵芝的话,向着陆小凤几人拱手道:“原某人来领教传的神乎其神的灵犀一指,请!”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可攻可守,进攻时也是一指,被誉为天下第一指法,也是他能够成就大宗师,成为超一流高手的根本。

传说中他的指头可以夹住任何兵刃,化解任何杀招,每每在绝境中用出,就能扭转不利,逢凶化吉,实在是神妙至极的武功。

巴山顾道人的回风落雁剑、薛家庄薛衣人、华山掌门枯梅大师、六扇门北方第一高手离别钩杨峥、银戟温侯吕凤先都曾被灵犀一指捉住,从而成就了陆小凤的威名。

这门武功早有流传,但即使当年创造出这套指法的人也达不到陆小凤的境界,所谓人功合一,他已经做到了极致。

陆小凤懂得武功很多,但他只喜欢灵犀一指,一招鲜吃遍天,凭借着它创出了硕大名号。

原随云和陆小凤正好相反。

三百年前,半神高手原青谷建无争山庄于太原之西,当其时几乎制霸整个北地,无争之名就是因此得来。

只是岁月流转物是人非,原青谷死在魔师手中后,无争山庄被灭,家传的神功秘法更是彻底失传,唯一逃脱的先祖拜进了武当派才得以保全。

后来大明建立,原家后人在江南重建无争山庄,花费了上百年,也只是收集到了一些普通武学,能够称得上上乘的功法都寥寥无几。

也因此,原随云走上了兼修武功的道路,他凭借自己的天纵奇才,仅仅十七岁就同时兼修了数门绝学,而且把每一门都修炼到了大成,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宗师高手,随后又再接再厉不断修炼新的绝学,最后身兼三十三门绝学,从容晋升大宗师。

当陆小凤和原随云展开了对决时,就呈现了一派奇异景象,武学至繁与至简的碰撞。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