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大侠们的收入(1 / 1)

大明建国以来,从未收复西域,现如今一直困守在JYG以东。

占据西域的察合台汗国自从脱离帖木儿汗国的控制之后,就开始向大明朝贡,现如今一直被朝廷称为亦力把里。

亦力把里国内盛行三大教派,其中势力最大历史最久的是从中原败退的魔教,最弱的是食毒教,但近十年最嚣张不可一世的却是号称西域第一高手的玉罗刹创建的罗刹教。

西门吹雪就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他选定自己百年之后的接班人。

钱恒不知道西门吹雪是否知道真相,但料想就算没人告诉他,他应该有一定的猜测。

一定有玉罗刹的心腹时刻盯着西门吹雪,暂时不准备招惹太多外敌的钱恒也不打算和万梅山庄太过接近。

从各方面迹象推测,玉罗刹都是半神,只是还没有和同级别高手公开交过手,所以经常被中原武林看轻,没有成为第四绝。

算来算去,陆小凤四人真正身世清白没有风险的居然只剩下了花满楼,这也让他紧闭双唇,丝毫不透露自己的大计。

就让几人把自己当成普通的江湖枭雄就行,等到以后大势已成,他就可以找到陆小凤几人,让他们顾全大局,为天下苍生计,说服各自的后台投降。

五人大醉了一天一夜,苏州城内的名伎基本见了个遍,海味山珍也消耗了一桌又一桌,更有足足上百坛好酒被一扫而空,三天花费了上万两,这个价钱足以在青衣楼找到银牌杀手出手了。

五人之中,陆小凤和钱恒都不忌享乐,无论美人和美酒都是来者不拒,尤其是钱恒,怎么也不能让古人看轻,各种后世的荤段子让其他人目瞪口呆。

花满楼作为地主也相当放得开,除了面对女人,吃喝与陆小凤无差别,花无缺偶像包袱过重,只是一味饮酒,而西门吹雪修炼无情剑道,滴酒不沾,美人更是正眼都不看一下,只是稍稍吃了些饭菜,堪称冷气制造机。

几人都是胸有山川之士,谈天说地中纵论古今,从朝廷到江湖,从中原到海外无所不谈,无意间也解开了钱恒的一个问题。

大明朝的货币问题。

说起来这个古龙综武与真正历史还有一点偏差极远,中原大地储存和流通的白银数量极为吓人。

前世历史上从1567--1644年间海外流入中原的白银总数大约为3亿3千万两,相当于当时全球白银总量的三分之一,但明朝中前期却一直缺乏贵重金属,不得不发行大明宝钞代替流通。

而在如今的正德七年,也就是公元1513年,民间却从不缺乏白银,在大城市中铜钱甚至成为了下层阶级才会使用的单位,这种情况在钱恒看来都有一丝白银通胀的矛头。

白银的购买力一直保持在低价位,就算是城镇级帮派,只学过庄稼把式的江湖帮众一年的薪金都多达四五十两,稍微正经一点的职业只会更多。

朝廷的财政收入也非常丰厚,一点都看不出抠抠索索的样子,如果不是名字一样,和前世历史上的大明真实没有一点相似的样子。

发生变化的原因,钱恒猜测和武功的关系不浅,宗师高手游走荒野磨炼武功,发现了很多后世才发现的大型金银矿,这种情况在宋时就非常常见,如今更是遍布海内外,据说大侠沈浪就是为了寻找金银矿出海。

很多矿脉从宋时开采,到数百年后仍未枯竭,也怪不得中原的白银黄金泛滥成灾。

银两多了,自然就会出现运输问题,于是两种行业空前繁荣,第一个就是镖局,第二个也就是钱庄。

大明的镖局开的遍地都是,和帮派、武馆构成了江湖的三大底层,八成以上的武者都在这三个行当就业,所以竞争非常激烈。

帮派偏黑经营不法行当、武馆中立收取学费、镖局偏白押镖送镖,但这三者都在范围内收取商家的规费,美其名曰安保费。

三者的收入大部分上贡给门派、世家、高级帮派,少部分被中层截留,留给底层武人只是九牛一毛,但即使这样也相当可观。

天尊组织每年通过下层的上贡,就能获得上千万两的收入,加上各种直营的钱庄、矿业、手工业的收入,减掉支出也能余下七百多万两,堪称富可敌国。

钱恒前世的大明一年财政收入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两千多万两,这还是把赋税粮米全部加上。

从这点看,也怪不得古龙的大侠们个个挥金如土,因为整个江湖上层都极其富裕,高手们随便露一手就能获得帮派高职和大量钱财,尤其是江湖绝顶一级,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巴结。

武者获得了高收入后做什么?

如果是投资买地的话,就会向着地主世家一路狂奔,但这条路实际上只有少数人选择,毕竟考虑长久者毕竟是少数,后代能不能出高手还真不好说。

所以大部分武人还是选择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崇尚奢靡疯狂消费,这也让整个大明都流淌着浮华气息。

一代一代的武人都在纸醉金迷中享受,也怪不得古龙中的人物们这么看中财富和名声。

武功打造名声,名声构建权力,权力带来财富,财富吸引美人。

所以武功够高,什么都有了。但这有一个前提,武者的数量不能够太多。

会武功的人一多,武人就会贬值,从民间吸取的财富就会不够分配,这种情况谁都不会满意。

继续压迫平民百姓不可行,因为帮派们永远是贪婪的,他们早就把民众压迫到了极限,再多上一厘只会让百姓破罐破摔,最终鱼死网破得不偿失。

这种情况会发生什么?

显然只有向外扩张,向原本占据了大量利益的势力夺取更多份额,就如同欧陆的两次大战的三德子,只有打破禁锢才能获得新生。

江湖争霸,争的还是利益。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野心家稍微煽动,就能群起响应聚众而起,打破原来的江湖格局。

新旧势力之战,必然腥风血雨血流漂杵,没有任何势力有把握能够活下来。

钱恒要做的事,必然大大增加武者的数量,这也是他和江湖守旧势力不可调和的矛盾。

无论正邪还是世家朝廷,都不能容忍他的作为。

即使他刻意抛出了能够让人寿命翻倍的长生诀,试图削弱守旧武者的决死之心,在没有展现胜势前,也难以把战争的烈度下降多少。

一切只能以刀剑来说话。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现在他的最大优势就是隐于暗处,他要做的事情并没有透露出去,知道他真正打算的都是值得信任的人,就算是没有加入的谢晓峰也绝非告密之人。

但最大的缺点是值得信任的人太少,根本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教授上乘武学,一旦他真的展开,百人级别不会引人注目,千人就会引起正邪两道的强烈反弹,万人以上恐怕明军就会出动,正邪两道也会摒弃前嫌联手进攻。

凤凰社现在只是换了一个名字的天尊组织,大部分人根本都是为了荣华富贵,根本没有忠诚可言,在没有遭到高烈度的斗争时还能够指使,但一旦伤亡过多必然会土崩瓦解。

钱恒又不想用三尸脑神丹之类的毒药控制手下,这种方法即使非常有效也是后患无穷。

毒药可以控制贪生小人,却无法控制热血匹夫,江湖中一怒舍生的武人也不在少数,他可不想关键时候被背刺。

钱恒始终清楚,自己的目的并非争霸江湖。

所以毒药之类的手段必须要慎之又慎。

手下不可靠,更不能凭借自身武功任意妄为,他还远远没有到天下无敌的级别。

就算是清除杂兵的神招元气瘟疫也不是万能的,六气相生境界的元气瘟疫极不稳定,能发不能收,随时有着变异的可能,所以他必须保证能够处理后患,不然极有可能造成无法控制的大灾难,到时候整个世界的画风都变成生化危机求生模式了。

只有真正到达了阴阳化生境界,他的元气瘟疫才能成为收发自如,不伤及无辜。

万幸的是,他只要有足够的耐心,隐藏好自己的打算,几年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吞并了蝙蝠岛之后,他就能够掌握朝日航线,到时候占据济州岛,偷偷把人送上去练武,在远离大明的海外,消息会被完美阻隔。

等到培养出十万三流高手,就算是江山变色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开心处,钱恒不由哈哈大笑,看的陆小凤几人无语至极,也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

一边吃吃喝喝,一边搪塞陆小凤,到了第二天晚上,胡铁花和带着金灵芝到来,带来了原随云的消息。

胡铁花带来的消息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原随云非常配合的交代了蝙蝠岛的人员名单和藏宝地点,其他秘密也是应答尽答,没有丝毫隐瞒。

钱恒不由得赞叹道:“蝙蝠公子真是一个聪明人,能屈能伸,让我想杀他都找不到理由。”

又和胡铁花聊了几句,钱恒决定亲自去和这位盲眼枭雄聊一聊。

和陆小凤几人告别,正准备施展轻功前往凤凰社苏州驻地,一个声音让他停住脚步。

“你答应过我让他能够重见光明!”金灵芝紧紧抓着胡铁花的手臂,死死盯着钱恒。

“我当然记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